10bet / Blog / 10bet / 正治法与反治法,这样从根本上治疗疾病

正治法与反治法,这样从根本上治疗疾病

一年夏天,明朝温补派医家李中梓遇到一位病人烦躁不安、面赤身热、昏烦闷绝,不时欲求冷水饮,手扬足掷,一派热证表现。李中梓切脉后发现其脉象如丝线一般细小,这正是“阴盛格阳”的表现,立刻拟出一剂以温里药为主的回阳方剂,并嘱病家,将煎好的药液置入井水中冷却,待其变冷时再服,惊讶的是一剂服后,病人狂躁即去,再服一剂则神清气爽而告愈。

李中梓是明代末期著名医学家,上海松江人。他幼年业儒,博览群书,潜心钻研岐黄之术,熟谙古籍经旨,对宋元医家研究有素,故对医学理论造诣较深,临证经验丰富,奇效过人,求者众多,终成一代名家。
1642年他的代表作《内经知要》横空出世,成为当时中医教科书的范本。在他的医案中,用反治法治病是他的一大特点,这是他活用经典的表现。有一次,一位伤寒病人病程五天,症状为泄泻不止、心中烦乱、两目上视,请遍当地名医,用了各种止泻药都不见好转。病人家属慕名邀请李中梓诊治。李中梓审察脉象后发现,病人寸关尺三部脉沉而数;切按腹部扪到结粪。故速下方:用大黄、厚朴、枳实三味药直捣病所,且大黄加倍量使用。病人服药后连续拉了两次,但神奇的是泄泻竟止住了,心中烦乱消失。众人不解,请李中梓谈谈治此病的奥秘所在,“为什么用止泻药不效,你用泻药却立竿见影呢?”李中梓说:“这叫反治法。二干多年前《黄帝内经·素问》中精辟提出‘通因通用’的具体应用。此病继续用止泻方法,积秽阻滞,腹胀更甚,还可造成严重后果。就腹胀而言,用消导药排出腹内积气食滞,腹胀自消。我用通泻之术将积滞排尽,泻自然止住。”在场的人听后无不拍案称奇,齐称“神医”再世。有一个夏天,李中梓遇到
‘位病人烦躁不安,面赤身热,昏烦闷绝,不时求冷饮,手扬足掷,一派热证表现。李中梓切脉发现其脉象浮且像丝线一般细小,这说明阴证似阳的表现。他立刻拟出一剂温里药为主的回阳方剂,并嘱病人家属,将药煎好后放入冰冷的井水中,待其变冷时再服。服药一剂后,病人狂躁即去,再服一剂则神清气爽而告愈。病人家属感到疑惑不解,问道:“病人一派热象,为何用温热药,岂不是‘火上浇油’吗?”李中梓回答道:“这一派热象症状乃是假象,是阴盛至极造成的,烦躁而赤且脉重按细如丝线,可知病属寒证,故必须当机立断,用附子、干姜等温热药来温补阳气。”此时,又有一位老者问:“李先生你为何又要将煎好的药液置于井中呢?”李中梓答道:“病人外热是假象,在此时服温热药极易发生呕吐,特别是热服或温服还更易发生,但内寒非热药难解,所以我把药液置于井水中冰凉,达到热药冷服的目的。夏季井水冰凉故是降温的好方法。”病人家属听后无不佩服李中梓的医技高超,称他是个博学精深的好郎中,万分感谢,设宴款待他并重金酬谢。用反治法治疗危症,必须要有高超的诊断技巧和犀利的洞察力,还须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深厚的辨证思维,李中梓重用反治法治疗危症而能力挽狂澜,由此可见一斑。李中梓医技超人,他的业绩和佳话被后世所传颂至今。

在当今社会,医疗水平十分发达,各种医疗手段都十分先进,中医和西医都有自己的优点和弊端,中医讲究从内到外的调解,西医治疗疾病的时候疗效显著,但是西医治疗时,很多时候不能从根本上去除病灶,所以局限性很大,因此现在很多人还是用还是用中医治疗,这样从根本上治疗疾病,那么,中医是怎么治疗疾病呢?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五、

“正治法与反治法”是《内经》最重要的治疗法则,出自《素问·至真要大论》,论曰:“逆者正治,从者反治,从少从多,观其事也。”张介宾注曰:“以寒治热,以热治寒,逆其病者,谓之正治。以寒治寒,以热治热,从其病者,谓之反治。”正治法与反治法是治病求本的两种表面相反而实则归一的表现形式,正治法逆其表象而治,反治法顺其表象而治。《内经》中特意提及反治法并非无的放矢,实为提醒后世医家临证采集资料时必须重视疾病的表象,并且需要明辨表象与疾病本质的关系,才能透过表象抓住本质。可见,治病求本是中医学治疗法则的总纲。

医家疑惑不解道:“病人一派热象,为何用温热药,岂不是‘火上浇油’吗?李中梓回答道:“这一派热象症状乃是假象,是阴盛至极造成的,脉象按细如丝线,可知病属寒证,故必须用附子、干姜等温热药来温补阳气。”“那为何又要将煎好的药液置于井水中呢?”李中梓答道:“病人有热象,此时服温热药极易引起呕吐,特别是热服或温服更易发生,但内寒非热药难解,所以我把药液置于井水中冷却,达到‘热药冷服’的目的。夏季井水冰凉,是降温的好方法。”家人听后无不佩服李中梓的高超医技。

正治与反治

“正治法与反治法”治疗法则

用反治法治疗危症,必须要有高超的四诊技巧和犀利的洞察力,还须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深厚的辨证思维,李中梓重用反治法治疗危症而能力挽狂澜,由此可见一斑。李中梓技艺超人,他的业绩和佳话一直被后世所传颂。

正治与反治都是抓住疾病本质的治疗方法。

正治法

1.正治法
是指一般正常情况常用治法,即采用性能与疾病本质相反的药物来治疗的方法。如“寒者热之、热者寒之、虚者补之、实者泻之”的原则,都是逆病象而治,故又称“逆治”。

正治法又名“逆治”法,是指治疗用药的性质、作用趋向逆着病证表象而治的一种常用治则,所谓“逆者正治”。适用于病情轻浅而单纯,疾病性质与所表现的病象相一致的病证。举例如下。

“寒者热之”,即寒证用热药治疗。如表寒证用辛温解表法;里寒证用温补法;阴疽流注用温补和阳法等。

寒者热之寒性病证表现为寒象,用温热性质的方药进行治疗,即以温热药治疗寒证。例如采用辛温解表的方药治疗表寒证,使用辛热温里散寒的方药治疗里寒证等。

“热者寒之”,即热证用寒药治疗。如流脑、乙脑等温热病用清热解毒法;血热出血,用清热凉血法,里热实证,用清热泻火法等。

热者寒之热性病证表现为热象,用寒凉性质的方药进行治疗,即以寒凉药治疗热证。例如用辛凉解表的方药治疗表热证,采用苦寒清热或者泄热的方药治疗里热证等。

2.反治法
是指反常、少用的治法,即采用性能和疾病表面现象相同的药物来治疗的方法。如“寒因寒用、热因热用、塞因塞用、通因通用”的原则。这是因为某些复杂严重的疾病,其临床表现与病变本质不符,出现真寒假热、真热假寒、实证如虚、虚证如实的假象,故在辨证论治时必须透过现象,治其本质,采用顺从病象的治法,故称为“反治”或“从治法”。

虚则补之虚劳之病的表现为虚象,需用补养类方药进行治疗,即以补益药治疗虚证。例如阳气虚衰用温阳益气的方药,阴血不足用滋阴养血的方药等。

“寒因寒用”,是以寒治寒,即对某些有寒象的病证用寒药治疗。本法适用于真热假寒证(里热表寒、内热外寒)。例如肺炎病人,高热而又有四肢厥冷,中医称之为热厥证。这是由于邪热内炽,里热太甚,阳郁于内,阴格于外,阳气不能畅达四肢所致。这种病理变化叫“阳盛格阴”,治宜用寒药解除真热。

实则泻之邪实之病的表现为实象,需用攻邪泻实类方药进行治疗,即以泻实药治疗实证。例如采用消食导滞的方药治疗食滞,采用活血化瘀的方药消除瘀血,采用祛痰除湿的方药化痰利湿等。

“热因热用”,是以热治热,即对某些有热象的病证用热药治疗。本法适用于真寒假热证(里寒表热,内寒外热)。如亡阳虚脱的病人,本质是阳衰内寒,阴邪太盛,格阳于外,致使阳气上浮反见面红、心烦、发热感等“假热”现象,中医称之为戴阳证,治宜用温热的人参、附子回阳救逆。

此外,如坚者削之、客者除之、劳者温之、结者散之、留者攻之、燥者濡之、急者缓之、散者收之、损者温之、逸者行之、惊者平之等均属正治法范畴。

以上所说的反治法主要是针对疾病所反映于外的现象而言,看来它虽与正治法相反,且具体措施各有不同,但从根本上讲,与正治法是完全一致的,都是针对疾病本质而设的治疗法则。

反治法

根据以上的介绍我们了解到,中医是从根本上帮助我们治疗疾病,用多种办法帮助我们诊断,确定病因,这样才能根据疾病的现象来找到疾病的根本所在,才能彻底根治,因此中医是从根本上帮我们治疗疾病的,比西医治疗更加的彻底,更加的全面。

反治法又名“从治”法,是指治疗用药的性质、作用趋向顺从病证的某些表象而治的一种治则,所谓“从者反治”。适用于病情复杂、表象与本质不完全一致的病证。正由于表象与本质不一致,顺从病证的表现则逆其本质,故反治法亦为治病求本精神的贯彻运用,其中又包含着知常达变的观念。举例如下。

热因热用指用温热性质的药物治疗其表象为热的病证。《伤寒论》317条:“少阴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色赤,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利用回阳救逆的姜附剂,治疗身热而赤之阴盛格阳证,即用温热的通脉四逆汤顺从表热之象而逆其阴寒之本。又如气虚发热之证,因脾胃气弱虚损,水谷精气当升不升,反流于下焦,化为阴火,阴火上扰而发热,治用甘温之补中益气汤,升发脾阳,升举下陷精气,即甘温除热法,亦属热因热用的范畴。

寒因寒用指用寒凉性质的药物治疗表象为寒的病证。《伤寒论》350条“伤寒,脉滑而厥者,里有热,白虎汤主之”,利用辛寒之剂白虎汤,治疗表象手足厥冷实则里大热之证,即用寒凉的白虎汤顺从表寒之象而逆其里热之本。

塞因塞用指用补益药物治疗具有闭塞不通症状的类似于“实证”,而实则为虚性的病证,亦称“以补开塞”。《伤寒论》273条“太阴之为病,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利用补益温中之剂理中汤,治疗表象腹满实则里虚之证。又如精气不足,冲任亏损的闭经,治当填补下元,滋养肝肾,养血益气以调其经。另如小便不利,或由于肺气不足,通调无权;或由于中气下陷,清气不升,浊阴不降;或由于肾阳亏虚,命门火衰,膀胱气化无权等,治疗当分别予以补益肺气,复其通调水道之权;或补益中气,使脾气升运;或温补肾阳,化气行水。以上数种,亦属塞因塞用之例。

通因通用指用通利药物,治疗具有通泻症状的类似于“虚证”,而实则为实性的病证,亦称之为“以通治通”。《伤寒论》321条“少阴病,自利清水,色纯清,心下必痛,口干燥者,急下之,宜大承气汤”,利用攻下之剂大承气汤,治疗表象下利实则热结旁流之证。又如湿热蕴结大肠之下痢,虽日下十数行,治疗仍不宜止涩,当清热通肠,调气行血。张洁古所创芍药汤治疗早期痢疾,药选大黄,亦为“通因通用”之义。

10bet,临床指导意义

“正治法与反治法”的提出便于临证时警惕并且识别假象,抓住本质辨证,正确施治。除了上文提及的主要治则外,又如:气血郁结,或痰浊,邪气内结等,用消散法,如用半夏厚朴汤治疗梅核气。病邪留滞而不去的,如痰饮、蓄血、停食、便秘等,用攻逐攻下法,如用抵当汤治瘀血等。津液亏乏,内外干燥一类病证,用滋润生津等濡润之法,如用清燥救肺汤治燥咳。筋脉拘急痉挛一类的疾病,用舒缓法,如用芍药甘草汤治脚挛急。精气耗散,不能约束之病,如自汗、盗汗等,用收敛法,如用牡蛎散止汗。虚损怯弱之病,用温养补益法,以“少火生气”,如用人参养荣丸治精气虚证等。气血停滞,肢体痿废,用行气活血之法,如用补阳还五汤治疗半身不遂之类。惊悸不安类病证,用镇静安神之法,如用朱砂安神丸治失眠怔忡。病邪在上者,使之上越,用涌吐法,如瓜蒂散。病邪在下者,使之下出,用导下攻下之法,如五苓散利小便、承气汤下实邪之类。

笔者曾侍诊《内经》学家王洪图教授,临证运用“通因通用”法、“塞因塞用”法进行治疗,取效明显,现叙述如下。

范某,男,51岁。数日来连续赴宴饮酒,又过于劳累,自昨日上午开始咽干腹中不适,矢气频繁,排气时则有黏液从肛门流出,其状如油。入厕时却无粪便排出,仅流出少量液体,两日大便未行。舌苔薄黄腻,脉弦滑略数。辨证为热结旁流之证,予牛黄解毒丸3粒,每服1粒,清茶送服,日3次。忌食辛辣油腻之物。药后大便得下,诸症亦除。(《王洪图内经临证发挥》)

按:患者实邪在内,湿热中阻,气机升降失宜,里急后重,热郁肺与大肠,当急下之。选用通因通用之法,予具有清热解毒功效的中成药牛黄解毒丸,服后大便得下即痊愈。

张某,女,41岁。患皮肌炎、类风湿多年,服用激素类药物治疗。皮肤肌肉以及周身关节疼痛,大便不通,须使用“开塞露”才能每周1行。舌苔薄白,脉弦细。辨证为精血不足,无水行舟,治宜补益精血,方药以济川煎加减:当归、泽泻、牛膝、肉苁蓉、升麻、枳壳、杜仲、菟丝子、炙甘草、丹参、麦冬等。3剂,水煎服。3剂服用后无须开塞露即可排便。再以原方数剂治之,数日后大便基本正常,隔日一行。乃以原方倍其量,制蜜丸常服。(《王洪图内经临证发挥》)

按:患者虽大便不通,实乃因正气虚,阴血不足所致。采用“以补治塞”之法,以《景岳全书》济川煎加减治疗,其中当归、牛膝、肉苁蓉、杜仲等,均为补血益肾之品,为主要药物;升麻、枳壳属升提之药,欲其降而反升之;丹参、麦冬等养阴血,既是治本之药,又针对患者长服激素而致的阴虚内热。因此,方药对证而取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