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bet / Blog / 10bet体育 / 理解成是人们用来划分各种社会科学理论的一种方法,设计作为科学
10bet 1

理解成是人们用来划分各种社会科学理论的一种方法,设计作为科学

Jean-Francois
Boujut认为,不能将设计视为不同领域各自的研究问题,设计也远远超越了满足物能的范畴。设计科学需要以目标和目的为导向的统一的研究方法,而非方法和工具。

科学主义与自然主义研究范式具有坚持唯物主义一元论、倡导科学—实证研究手段和强调“悬置”研究者个人“先见”等共性。

“范式”是学科领域内获得最广泛共识的单位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data/106247.html

设计科学是关于设计的知识体系,这基本上是各种观点的共识。争论焦点在于:是将设计作为科学研究对象还是以科学的方法研究设计?简单地说,是设计的科学还是设计科学?在这一点上并未达成共识。一种观点认为,设计科学经历了从实用性到学术性的转换,前者可称为设计的科学,后者可称为设计科学。另一种观点认为设计科学是设计的科学,是对设计进行科学探索。但在很多情况下,二者含义兼而有之。设计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区别在于其既符合自然规律还需满足社会规律,与心理学管理科学及其他社会科学的区别在于其不仅是将设计作为研究对象,而且设计本身部分地是科学活动,设计科学是超越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边界的新科学。

关 键 词:教育研究 科学主义 自然主义 研究范式

  文军:新“范式”的产生不仅依赖于研究的精确性、一致性、广泛性、简单性、有效性等基本准则,更在于学术共同体所遵循的共同的研究方法、理论传统、世界观、文化价值观念等在内的综合因素。这些都可能成为新“范式”生成的基本条件。新“范式”往往产生于各种学术危机的出现,正是有了各种研究危机,才促使人们通过科学革命和“范式”转换来推动科学研究不断走向成熟。就当前中国学术研究而言,我认为,要促进社会科学新“范式”的生成,首先需要学术共同体的共同努力,需要明确的理论自觉和“范式”创新的意识。新“范式”的生成不是某个学者单一的学术行为,而是某个学术共同体自觉开展学术创新活动而进行的集体行动。

  
面对这些质疑,坚持科学立场的研究者自有捍卫之理:(1)尽管人有意志、会学习、会选择,但是我们依然可以在人类行为中发现一致性;(2)这些一致性可以通过经验测定来证实;(3)用科学方法来研究经验现象,然后基于客观观察的系统探索,可以实现一定程度的预测。他们强调,为了保证研究的科学性,必须区分并坚持事实与价值二分法,相应地在研究过程中区分客观陈述和评价性术语,前者是经验研究,后者属于规范(价值)研究。曾有经济学家以对照方式来呈现经验/实证研究与规范/价值研究之间的区别:

Yoram
Reich认为,与其展望设计科学的未来,不如“设计”设计科学的未来。如今科学的含义已经超越了传统的“观察自然、归纳科学定律”的范畴。设计科学经历了从实用性到学术性的转换,前者可称为设计的科学,后者可称为设计科学。不过这样分类并没有回答关键问题:设计科学目标是什么?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如何“设计”这个学科?作为科学,应该首先提出服务于这个目标的和猜想,在目标和猜想之间的距离不应该遥不可及,其关联性应该是清晰并可接受的。最后,采用的研究方法应该能证明如何能验证这个。如果认为设计科学的目的是提升大规模系统的设计实践,那么5个设计人员是一个恰当的设计队伍。验证研究的方法是描述一个真实的设计项目实例,这个项目按照提出的理论方法进行,如果提出的设计科学的理论确实改进了设计实践活动,实验设置应该提供一个能够支持猜想的结论,并且其理论方法的应用范围和失效条件。

二、自然主义的缘起与内涵

促进社会科学新“范式” 生成

  • 1
  • 2
  • 全文;)

综上所述,目前设计科学研究的主流可分为基于心理学和认知科学等的设计认知、基于分析的设计两大类别。目前有少许学者开展了预期行为演化为结构的客观依据(而非行为结构匹配映射)研究,该文未涉及这一部分研究。在此框架下,设计科学的研究对象是设计,既包含“物”也包含“事”,也包括作为设计者和使用者的人,即人-事-物组成的系统。设计科学研究内容包括设计所涵盖的人-事-物动态系统方方面面的知识、方法、工具等,包括管理。设计科学研究方向是创造使人类社会与自然世界和谐的人工制品的知识。

作者简介:方宝,男,广西武鸣人,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博士生。厦门
361005;广西中医药大学外语部讲师。

  周晓虹:为了使“范式”的概念能够在社会科学中得到更为灵活的使用,我们可以在不同层面上使用“范式”概念。比如,“范式”既可以用来区分科学家共同体或干脆用来区分不同学科,如社会学和心理学;也可以用来代表某一学科的不同发展阶段,如古典经济学与新古典经济学;还可以用来代表同一时期、同一领域内的亚科学家共同体,如心理学中的精神分析,在同一时期就有弗洛伊德、荣格、阿德勒和霍妮等不同“范式”。比较而言,最后一种应用方式是最为普遍和最为有效的。

   价值维度的方法论之争

Jonathan
Cagan认为,设计科学应该研究人如何构成动态设计空间、克服设计固着性、发挥创造性。目前的研究过于注重分析对象的行为、性能和产生原因,对如何做出符合预期行为的产品等方面的研究重视不够。

综上所述,自然主义的核心理念是坚持从自然的立场出发来理解和阐释自然界、社会和人。而作为一种特殊的研究方法,当代美国自然主义哲学家萨缪尔认为,“自然主义的方法是不带任何先入之见来研究我们的先入之见”[11]。这在实际上就是要强调在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过程中采取与自然科学研究相一致的研究立场,对研究的对象与问题进行不偏不倚的描述与分析,即用自然的方式去自然而然地发现自然存在物的本源,从而避免任何先入为主价值观念的影响与束缚。以人为主要对象的教育研究更要秉承这样的方法与理念。“以人为本”必然加大教育研究的复杂性,要客观地发现教育问题的本质,并提出适切的解决方案,在研究过程中研究者就必须“悬置”其固有偏见,以中立的态度去观察和分析问题。这是研究方法论上的一种进步,因此,即便在科学主义、实证主义等研究范式不断受教育研究者们质疑的今天,自然主义仍然以其科学的实践精神受到人们的重视,并为人们提供一种坚定而乐观的方法论支撑。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人们试图用自然科学的方法来研究社会现象时,意味着接受了这样一个“类比”前提:社会现象与自然现象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来处置。这是一个富有创见又颇为大胆的假设,然而也产生了相应的问题。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体现了一种分解式的思维——致力于寻找最基本的构成单位。作为一种类比,人是构成社会的“原子”。问题是能否将人类社会中的个人与自然界中的原子等值齐观?如果说社会现象之间确实存在因果关系,那么它与自然现象中的因果关系是一样的吗?

Yong Se
Kim认为,设计研究的对象不仅包括“产品”也包括“服务”,即设计对象既包括“物”也包括“事”。

由于对自然科学研究方法论的信仰,许多社会科学或人文科学领域的西方学者纷纷借鉴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与理念,用以提高其研究的科学化水平。在学科分化时期,教育学更是为追求一个独立学科地位而不断地寻求“科学化”,而作为教育学科学化基础的心理学首先引入了科学主义方法论模式,这对教育研究产生了巨大影响。康德认为,教育学必须要有一套明确的概念;康德的学生赫尔巴特也一再强调教育学要有“自身的概念”,这是组成教育学知识体系的基础,并认为,这个知识体系越是严密,就越是科学[6]。然而仅仅确立自己的概念体系还难以使教育学真正成为一门独立学科,要摆脱成为一门独立学科的尴尬,教育学还必须要有可证实或证伪的方法论体系基础。因此,在梅伊曼和拉伊等人的努力下,教育学逐渐采用了实验、观察、统计等实证研究手段,从而使其逐渐向一门真正的独立学科演进。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更是促使教育学研究不断地按照“科学“标准来调整自身的发展。于是,可控性的实验研究、精确化的量化统计、大规模的观察分析等日渐成为了教育研究的时尚手段,甚至成为衡量其研究是否客观、科学的重要指标。

  中国社会科学网:现在几乎各学科都在追求自己的新“范式”,何为“范式”?怎样判断一种论说是否提出了真正意义上的“范式”?

  
在此,需要进一步讨论的问题是:在跨文化旅行的过程中,居于价值连续谱不同位置的概念会遭受怎样的不同命运?发生“概念拉抻”的概率有什么差异吗?概念的价值含量与其旅行半径之间存在什么关系?

那么,设计科学是“设计的科学”还是“设计科学”?Colleen
Seifert认为“设计的科学”是将设计作为研究对象,科学探索影响设计的各种因素、创意来源、如何培育和实施及其思维过程、交流模式。Pieter
E.
Vermaas认为,用科学方法研究设计不等于设计是科学活动,如同用科学方法研究不等于是科学活动。据此,设计的科学可以理解为对设计的科学研究,而设计科学可以理解为在某种意义上设计本身是科学活动,不仅仅是应用科学方法和科学知识。在此意义上,设计科学的内涵比设计的科学更广。当前大部分学者的观点是设计科学指设计的科学。

按照库恩的解释,范式是科学共同体在长期的科研活动中所形成和分享的理论模式、理想、信念和价值观,也包含着彼此共同遵守的相似或相同的研究方法和技术路线。反过来说,“也正是由于人们掌握了共有的范式才组成了科学共同体”[1]。同时“取得了一个范式,取得了范式所容许的那类更深奥的研究,是任何一个科学领域在发展中达到成熟的标志”[2]。研究范式往往同时归属于若干个学科,它的价值和意义更多体现在方法论层面上,但不直接涉及学科本体性的内容。正常认为,几乎所有学科的研究者都有自己的研究范式,教育学也概莫能外。在教育研究领域,科学主义研究范式日益成为一种强势范式,对其进行介绍和研究的文章也比较多。但是,对于容易与科学主义研究范式混淆的自然主义研究范式,其相关研究文献却相对不足,而对两者进行比较分析的文献更是缺乏。这引发了人们在理解与实践中的诸多困惑。本文尝试着对这两大研究范式进行一些浅显的辨析,冀望能为读者对两者的进一步认知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文军:“范式”并不能等同于学术理论本身的逻辑,而是科学发现的逻辑,它与学术共同体有着密切的关系。不管在实际生活里,还是在认知逻辑上,“范式”都意味着共同体成员围绕着特定学科或专业领域建立起来的共同信念、共同取向和共同的研究范围。有时人们常常把“范式”与“理论”两个概念交换使用,以为提出了一种新的理论观点就实现了一种“范式”创新。其实,这两个概念是有一定区别的。按照社会学家艾尔?巴比的理解,“范式”主要指的是一般框架或视角,字面涵义就是“看事情的出发点”,它提供了观察生活方式和关于真实实体特性的一些假设。相比之下,“理论”多半是指用来解释社会生活特定方面的系统化的关联性陈述。因此,学术理论能够赋予“范式”真实感和明确的意义,并解释所观察到的现象;而“范式”则主要是提供一种分析视角。所以,滥用“范式”不仅会影响研究者观察和分析社会现象的方式,也不利于学术理论本身的发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会导致理论创新走向歧途。

  
上面两节勾勒了社会科学方法论的一般性争论,为本文的主旨讨论提供了一个必要的“引子”。现在我们要切入主题,将“中国语境”带进来。由此首先遭遇的问题是:如何看待源自西方的社会科学?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似乎不言自明,所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命题便是在这一语境下生成的。

Lin-Lin
Chen认为,建立一个学科需5个步骤:第一步是形成专业期刊;第二步是建立专业学会;第三步是有具体研究机构从事这个学科研究;第四步是建立知识体系;第五是共享知识体系,推动学术发展。

科学主义(scientism),又称唯科学主义,是源于西方社会的一种独尊自然科学、贬低甚至否定非科学主题价值的信念或思想[3]。它是19世纪中叶以来随着自然科学的兴起而日渐兴盛的一种哲学思潮。近代自然科学的发展以及科学技术的广泛运用使人们逐渐认识到了应用自然科学的理性思维可以有效发现客观世界的内在规律,并产生巨大的成果。因此,“一些自然科学家或哲学家开始认为精确的科学是伟大的,而思辨的哲学是渺小的”[4],并进而要求用实证科学的研究方法与逻辑去改造传统哲学,改变人们对哲学与科学相互关系的传统理解,从而把哲学归属为自然科学的某一学科(比如心理学、神经科学等)。科学主义认为科学知识,特别是自然科学知识是人类知识体系中最有价值的部分,因此科学主义极力主张将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推广应用到除自然科学以外的其他学科(哲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等)中,并认为自然科学实证方法的应用是其他学科科学化的标志,是否遵循科学主义研究方法论体系也成了判断一个学科是否独立的标准之一。科学主义试图“把所有的实在都置于自然秩序之内,并相信仅有科学方法才能认识这种秩序的所有方面的观点”[5]。他们认为任何一个主题如果不放在自然科学分析框架下都是没有生命力和不能令人满意的。科学主义实证研究方法所采用的可控实验与量化操作手段在认识世界方面发挥出独特的作用和效率,这引发人们对科学主义的进一步崇尚和盲从。科学主义的理论基础是唯物主义,而唯物主义认为,物质是宇宙万物存在的唯一方式,意识是物质的派生,人的思维也是纯物质的,因此,对客观世界的认知就要采取科学主义的方法。一些学者甚至认为科学主义研究方法已经达到可以精确检验人的精神世界和衡量价值体系的程度。战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科技和工业高速发展所取得的成功也是使科学主义不断得到认可的重要原因。近几十年来,虽然科学主义受到了尖锐的批评,但是科学实证主义的方法论思潮仍然显现出一统天下的趋势。

  中国社会科学网:“范式”创新从来不易,但“范式”一词的已有泛滥之势,对学术理论的发展有何不利影响?

现象维度的方法论之争

Sean
Hanna认为,设计科学是新的科学,设计潜在地涉及所有使我们人之所以成为人的认知特质,超越任何其他人类活动,设计的效应实实在在地影响我们的世界,因此,如果我们有方法能够真正理解设计过程,那设计科学必将是超越其他科学领域的科学。

G640 1003-841804-0009-06 A 10.13236/j.cnki.jshe.2016.04.003

  中国社会科学网:目前,标榜新“范式”的现象和对新“范式”的呼吁之声都不少,但真正的“范式”创新与“范式”转换仍然鲜见,怎样看待这种反差?

  
进入新世纪以来,国内知识界呈现出诸多新的张力。在政治学领域,这门学科应当如何发展成为一个争议性的议题。围绕着一系列基本原则或重大问题,政治学研究者之间出现了日渐趋深的分化。对于一门业已取得自立地位,而学术研究尚需强化自主性的学科来说,这种源头指向的、方法论层面的反思尤其需要。

Ashok K.
Goel强调了认知设计和自然设计2个层面的新兴设计研究,认为设计包含“人”和“物”2个层面。

内容提要:科学主义与自然主义研究范式具有坚持唯物主义一元论、倡导科学—实证研究手段和强调“悬置”研究者个人“先见”等共性。在教育研究中,科学主义范式排斥形而上学的本体论,自然主义范式则认可质性研究方法;科学主义范式无视研究者个人的存在,自然主义范式则强调人直接参与调研的作用;科学主义范式倾向于将对象进行分解研究,自然主义范式则强调从整体上把握研究对象;自然主义范式主要采取紧跟设计和目的抽样的研究方式,科学主义范式往往采取预先设计和传统随机抽样的研究方式。科学主义和自然主义研究范式都对教育研究产生重要影响,但科学主义范式的“自然科学化”取向备受质疑,而自然主义范式则面临着如何保障研究有效、可信的困境。

  美国学者库恩提出的“范式”概念,现在几乎已成为中国学术界言必称之的词汇。诚然,繁荣发展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和构建相应的话语体系,理论上的“范式”转换与“范式”创新都是必不可少的。但新“范式”的出现,是学术上厚积薄发的结果,而非生造出来的。当前,从研究现状来看,真正意义上的新“范式”仍难得一见;从研究需要来看,盲目地追求或附和新“范式”,对于丰富学术方法、促进学科发展也并无助益。为厘清“范式”这一概念,认识创造新“范式”的艰巨性,日前,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与华东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学院院长文军、南京大学社会学院院长周晓虹进行了对话。

文化维度的方法论之争

Saeema
Ahmed-Kristensen侧重于人工制品创制层面,认为设计研究应着重于理解产品复杂性、理解设计者、理解用户、理解设计过程以及组织活动;设计科学不仅使用其他科学的方法研究设计问题,而且所提出的研究方法应该影响其他学科的研究,最终可以促进开发新一代产品;脑神经研究、新技术、能够解释设计过程的新设计研究范式3个方向的发展将促进设计研究,可概括为设计认知、技术工具、科学的研究范式。后者超越了用科学方法研究设计的范畴,突出体现了设计科学与心理学、管理科学及其他社会科学研究方法的区别。

在17-18世纪,自然主义主要发展和兴盛于英、法等国。当时的哲学家如培根、霍布斯等都对自然探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努力用自然的方法对客观现象进行解释。17-18世纪的自然科学为自然主义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这一时期,自然主义坚持认为在自然科学中应用的典型方法是认识世界的唯一合适方法,也是研究人文社会科学与哲学的唯一合适方法。18-19世纪以后,随着自然科学的发展,自然科学中的实证研究方法被大量应用于社会科学研究领域。虽然社会科学因此获得了巨大成就,但也从根本上受到了诸多挑战。而随着这种挑战不断得到回应,特别是20世纪60-70年代,奎因自然化认识论的提出,直接推动了当代自然主义的出现,并产生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研究者,比如亨普尔、内格尔、塞拉斯、齐曼等。与近代自然主义相比,当代自然主义吸收了反自然主义中的合理观点,承认社会科学研究的独特研究对象、价值与意义,使自然主义朝着更为合理的方向发展,并引发了人们对社会科学的新思考,也为社会科学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可能。

  此外,新“范式”的生成还需要学术共同体持久的努力和行动,任何新“范式”都不可能一蹴而成,一些新的研究方法、理念和观点从产生到运用一般都需要经过实践的充分检验和学术共同体多方持久的反复参与才能最终确立。因此,要促进中国社会科学新“范式”的生成,不仅需要全体学术共同体立足于中国社会现实,熟知各类研究“范式”及其运用,更需要巨大的研究创新意识和持久的学术自觉行动。

  
作为一种质疑,人们概括出社会现象不同于自然现象的诸多特点,例如:(1)人的行为需要被理解,是有意义的;(2)社会变量非常复杂;(3)社会科学的实验操作很困难;(4)作为研究对象的人是会学习的;(5)研究者和研究对象会产生互动,研究者本身就是个很重要的干预变量;(6)如果社会科学研究结论可能对社会造成危害,那么其结论的发布可能受到限制;等等。有人据此认为,对社会现象的研究不能采取科学(解释/explanation)的方法,而应当秉持一种理解(阐释/interpretation)的立场。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便持这一主张。社会建构主义者更进一步,认为社会事实不是客观存在的,而是在人们的互动中建构出来的,是生成的。

如果从这个观点出发,设计科学的内涵就是基于分析的设计以及对设计思维及设计过程的认知研究。实际上,“基于分析的设计”和“设计认知”是当前设计研究的主流研究轨道。目前设计认知主要是从心理学、生物学、脑神经科学、认知科学等不同视角考查设计。但这个观点没有回答结构是如何形成的。虽然结构的形成是思维的产物,但其原理需既符合自然规律又符合社会规律。这是设计科学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本质区别。

教育研究;科学主义;自然主义;研究范式

  中国社会科学网:既然“范式”的主要区别在于用处大小,那么它一般可以运用于哪些层面?

  
一种观点认为,虽然人与原子不同,但人应该是一样的,比如具有相同的心智、思维和各种潜能;更为重要的是,在价值上他/她们应得到同等的对待(人不能作为工具来看待,人本身就是目的,这是康德的基本命题),这一点并不因肤色或生活在不同的国家而有所区别。这在规范意义上是成立的。然而,在经验层面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人们生活在不同的文化、语言、宗教、历史传统和社会结构之中。这些差别对于社会科学研究是否重要呢?不妨举一个例子:在中国亲属称谓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符号体系,在人际交往中搞混称谓通常会导致尴尬的局面,且被认为是一种不应该犯的错误。但在西方情形有所不同,并不存在像中国那样的精准区分,比如叔叔和舅舅可以用同一个词来表达。中国的亲属称谓为什么如此发达?因为传统中国是基于血缘关系的农业社会。在文明早期,我们的祖先将血缘关系提升为国家政治关系,故“称谓”对理解中国政治亦非常重要。由此可见,社会现象的多样性对社会科学研究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P. John Clarkson
认为,目前对“设计过程产生设计”已形成共识,但对“如何抓住能够产生好设计的设计过程的特征”尚未。尽管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理论和方法,但是各不相同,实际上很难说哪个方法真的可以帮助设计出好的产品。

一、科学主义的缘起与内涵

  周晓虹:我把“范式”理解成是人们用来划分各种社会科学理论的一种方法,它以研究者为认识主体,以既有的各种学科理论为认识对象。按照“范式”的标准划分不同理论,可以确定存在于某一学科论域内关于研究对象的基本意向。它可以用来规范研究者的研究内容、提问方式、对问题的质疑角度以及对研究结论的解释角度。正因为学者们可以用“范式”解决这些基本问题,所以“范式”往往是某一学科领域内获得最广泛共识的单位。它能够将不同范例、理论、方法和工具加以归纳、定义并相互联系起来。看某种理论是否创造了新的“范式”,也就看它是否为上述基本问题的认识和解决提供了全新的视角和路径,是否比原有的“范式”更加富有解释力、更加便捷从而赢得足够认同。

  
一种观点认为,社会事实是由人的行为构成的,而人的所有活动都受价值观的支配或影响,因此社会事实不是纯粹客观的。同时,作为研究对象的社会事实不但包括经由人们互动而构成的社会现象,也包括思维产品,如政治学说、意识形态、宗教理论等。

延伸相关词:

自然主义既是指一种特殊的研究方法,也是指对客观世界的一种理解方式或信念。自然主义是随着近代科学的产生以及人们对自然的进一步认知而日益被人们认可和明确使用的一个概念。据《哲学大词典》所载,自然主义“泛指主张用自然原因或自然原理来解释一切现象的哲学思想、观念”[7]。科学哲学家内格尔认为,“自然主义既包括一种探究的逻辑,也包括对宇宙结构和人在其中的地位的普遍阐述,是对在实践中和在批判性的思考中接触到的世界所做的正确的概括性的论述,是对人类社会的合理展望”[8]。国内的一些学者认为,自然主义是一种以自然及其成因为基础的哲学一元论思想,其认为宇宙间的一切事物都是自然的一部分,不存在超越自然的神秘存在物。事物或人的性质都是由自然存在物体的性质所决定,因此宇宙间存在或发生的一切都可以用自然的方法加以解释或说明[9][10]。同时,自然主义坚称自然界与人类社会具有连续性,并认为自然科学研究方法与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不是截然分开的,彼此之间具有连续性和统一性。

编辑|吴潇岚 

  
通常我们不会说“如何看待西方自然科学”。自然科学就是自然科学,无所谓中西,甚至不用添加“自然”两字,自然科学在英文中的表达就是Science。如果你提出“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然科学”,无人会理睬你,甚至怀疑你精神有问题。然而在社会科学领域提出类似的问题似乎很正常。为什么?如何理解这种差别?一个即刻的回答是,因为自然界具有齐一性,国界的人为划分并不能改变自然之物的性状。但是,对于社会科学来说,国界不只是一条物理边界,它具有重要的人文意义。这里的核心问题是:如何看待社会现象之间的差异性?如果说社会现象与自然现象之间存在着重要的区别,那么社会现象本身是否可以做同一性处置?

Pieter E.
Vermaas认为,作为新的科学,设计研究应与已有科学区别开来,具有自己的科学,并制定判断优秀设计研究的准则和验证其知识的方法。设计科学目前所处的有点类似人文学科当初找到自己在科学中的定位,不是用主流物理学研究范式作为研究方法,而是指出在何种意义上人文学科是科学。

  文军:按照库恩对“范式”的理解和论述,“范式”是由从事某种特定学科的科学家们在这一学科领域内所达成的共识及其基本观点,是一个学科的学者在研究准则、基本方法、概念体系等方面的某些共同约定。从这个意义上说,“范式”是一种世界观,是最高层次的方法论。它通常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共同的基本理论、观点和方法;二是共有的信念;三是某种自然观(包括形而上学假定)。如社会学领域内的实证主义、人文主义与批判主义三大“范式”,都具备这三方面的条件。因此,我认为一种论说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范式”,就应该在这三个方面都有所体现。

  
在某种意义上,价值维度的方法论之争是现象维度所发生的争论的一种延续和深化。

迄今,设计研究界对何谓设计科学尚未形成共识。Papalambros将“设计”定义为“设计既是技艺也是科学”,认为设计科学旨在研究如何创制人工物品并将其融于我们的物质生活、心理、经济、社会和虚拟世界。

  文军:“范式”一旦形成便具有一定的稳定性,但当一种“范式”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得越来越显现局限性的时候,一种新的“范式”就可能会出现并取代旧的“范式”。当前,伴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学术研究也获得了空前的繁荣与发展,理论研究与实践发展的双重推动导致对各种新“范式”的探索层出不穷,这种现象的出现是十分正常的。但问题是真正具有创新意义的新“范式”却仍然鲜见。究其原因,一方面“范式”的创新与转换是具有一定规律的,一种“范式”的发展也是一个蜕变和更新的过程,其本身就是一门学科成长及发展的表现。当某个学科或研究领域出现种种危机的时候,推陈出新的理论“范式”的诞生才成为可能。但从目前中国大部分的学术研究来看,传统的学术研究“范式”仍然在起着主导性作用,这使新“范式”的诞生增加了难度。另一方面,由于理论研究的相对滞后性,社会现实的快速变化一时还难以反映到各种学术研究之中,并提升到“范式”转换的层面。此外,一般来说,“范式”创新不是在相同的思维框架内连续地发展的,而是在不断改变思维框架的前提下向前发展的,思维框架随时代的变迁而不断转变的状况就是“范式”的创新与转换,这需要巨大的理论探索勇气和决心。

景跃进 (进入专栏)
 

Alex
Duffy提出,建立科学的设计研究需解决2个关键问题:①理解设计的科学本质;②这种理解可以凝聚为一个学说。仅仅具有对设计的基本认识不足以建立设计科学研究体系,需要整合集成设计的不同层面凝聚为一个体系。

社会科学“范式”应用于多个层面

  
自然科学的方法论在逻辑上与实证主义有关,其特征可大致归纳为以下几点:(1)认识对象具有客观性,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2)受因果律支配,规律是其最高表现形式;(3)客观世界是可以被人所认识的;(4)研究的经验性,包括概念可以操作化,命题可以检验,理论可以证伪;(5)知识具有真理性;(6)知识是系统的,有结构的;(7)最佳目标是在解释的基础上实现预测。尽管实证主义的科学观正遭受着越来越多的批评,但其主流地位似乎仍未从根基上动摇。

Kristin L. Wood
认为,设计是理论和现实之间的桥梁。通过设计,我们的想法融入社会、影响社会;通过设计,社会影响我们的想法。设计科学研究是设计的科学的研究,其特点包括:①系统性研究、辨识、认识其内在机制和原理,例如TRIZ;②指导性,例如设计作为人工制品或服务的问题关联性、设计评价、贡献分析等,设计作为探索过程的研究交流等;③科学方法和相关设计研究方法的应用,既包括归纳方法也包括演绎方法;④设计过程、理论、方法和实践的研究进展;⑤多学科合作和多学科方法,设计科学知识的创造、验证和;⑥从设计作为人类探索活动及设计影响人类和社会的角度,探讨设计与人文学科、艺术和社会科学具有的伴随性和内在相关性。

阅读原文

  
行为主义革命主张区分事实与价值,强调价值中立对于科学研究的重要性。问题在于社会科学研究者的价值中立真的可能吗?有三种观点对此持怀疑的态度。

10bet 1

  中国社会科学网:如何促进社会科学新“范式”的生成?

  
社会现象的多样性为社会科学提出了一个基本问题:在A地发现的有关人的行为模式的知识,能够运用到B地吗?这个问题对于中国学者来说尤其重要,因为中国的社会科学(学科门类与知识体系)是近代以来从西方引入的。在《观念史研究:中国现代重要政治术语的形成》一书中,金观涛与刘青峰指出,所有中国当代政治观念的形成几乎都经历了三个阶段:洋务运动时期的选择性吸收;甲午战争至新文化运动时期的学习;新文化运动时期的消化、整合与重构。在这一过程中,日本对中国学术词汇的形成产生了相当深刻的影响。在某种意义上,新观念和新词汇的大量进入,与炮舰、现代企业、科学、学校、电报、铁路、警察和军队一样,基于非常功利的目标——救亡图存。在当时的背景下,急切的功利性在所难免,不过这也造成了一个历史性的缺憾:许多概念没有经过认真的消化和反思就拿来用了。

设计科学的学科建设需要在学术和管理两个层面进行。在学术层面,建立设计现象的分类、设计研究领域的分类、研究文献库及术语;在管理层次,建设学术期刊、专业学会、研究机构,发展知识体系及建立知识共享体系。此外,由于设计本身的创造性特点,设计科学学科体系应具有前瞻性、性、进化型等特点。设计科学的学科建设体系如图1所示。

记者|肖昊宸

进入专题: 问题意识
  本土关怀
  中国政治学
 

Marco
Cantamessa认为,认知神经科学和大数据将对设计研究产生显著影响,前者有助于深入了解设计者的行动;后者有助于在不干扰设计者的情况下获取数据和分析设计过程数据。

  文军:与自然科学家相信一个“范式”取代另一个“范式”代表了从错误观点到正确观点的变化不同的是,社会科学“范式”表现的不是一种非此即彼的选择,其一般只有是否受欢迎的变化,很少会被完全抛弃。因为社会科学“范式”提供了不同的观点,每个“范式”又都可能提到了被其他“范式”忽略的观点,同时也忽略了其他“范式”所揭露的一些社会生活维度。所以在社会科学研究中,常常在某个研究领域会出现多重“范式”并存的现象。每一种社会科学“范式”,都为关注人类社会生活提供了一种不同的方式,每一种都有独特的关于社会事实的假定。所以社会科学“范式”本身都是观察社会的一种方式,不同“范式”只有用处多少的区别,是很难以自然科学之对错来区分的。

   3、价值知识与经验知识的关系

Mitchell M. Tseng
认为,设计科学应该将用户纳入设计模型,包括用户需求特征、用户参与的设计过程、个性化和经济规模、用户适用性,即设计研究对象包括“用户”。

  中国社会科学网:与自然科学的“范式”相比,社会科学“范式”有什么独特性?

10bet 2

Colleen
Seifert着眼于设计的科学,认为其研究的问题包括:好的想法来自何处?如何实现?在将真正创新的想法付诸于实践这个过程中,经历了何种个体思维和群体合作思维?为了回答这些问题,需要有科学探索的工具,要如同“显微镜”一般,仔细观察探究设计部门、设计公司是如何诞生一个成功的设计的。而这需要使用科学的方法,通过系统观察和实验测试,找出影响设计的因素。如同心理学、医学和生态学的研究模式,将设计作为科学研究的对象。设计的科学应能告诉我们,什么促成优秀设计,如何指导设计者、团队和组织创造最好的设计。将设计的科学作为一个学科,可以深入理解是何种因素成就优秀设计,为了培养优秀设计需要什么样的知识基础和机构。

为了便于论述,不妨做一个极化处理,将全部概念分为价值概念与经验概念两大部分,然后对其进行各别考察。在相当程度上,价值概念的旅行遭遇取决于被旅行地居民的态度:你接受它,就是普遍的,排斥它,就是特殊的(这涉及到意识形态的话语争夺)。总之,你不能用经验事实去反驳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Yukari
Nagai认为,设计科学的研究应具备3个方面的特点:①长远性。这样有助于深入理解创造性,不受当下和经济政策对创造性的影响;②创造性。设计包括创造性思维,创造性思维强化了塑造,因此,可以通过塑造来认识设计创造性的本质,这需要发展恰当的方;③性和交互性。性指对产品提出评价,交互性指与包括工程师、设计师、技工、管理人员、用户等多方面人流推动社会变革。

  
前两种观点分别聚焦于研究对象和研究主题的性质,相比之下,第三种观点关注的是社会科学研究者所使用的分析工具(概念)。概念不是客观的,社会科学中的基本术语和常见词汇,诸如民主、法治、自由、平等、公正、公平,每一个都充满着价值色彩,它们对社会科学研究有着重要的影响。事实上,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围绕这些基本概念展开的,在不同的意识形态引导下,人们对于这些基本概念做出不同的界定。在许多情况下,价值冲突并非通过不同的词汇来表达,而是在同一词汇的外壳下,争夺对于术语/概念的界定权。

归纳上述观点可以得出以下结论:设计科学是关于设计的知识体系;与自然科学的区别在于其既符合自然规律还需满足社会规律;与心理学、管理科学及其他社会科学的区别在于其不仅是将设计作为研究对象,而且设计本身部分地是科学活动;设计科学无法归类于现有的科学分类,也不是集成现有的学科,而是超越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边界的新科学。

  
20世纪50年代政治学中出现的行为主义革命便基于这一区分之上。在行为主义研究者看来,通过二者的区分以及秉持“价值中立”的立场,我们依然可以在社会现象存在价值的情况下从事实证的科学研究,并由此区分了政治哲学和政治科学。

Wei
Chen认为,设计科学研究应该和应对设计中的交叉学科问题,并提出一个集成各个学科原理、方法、工具的框架,其侧重于多学科及设计和优化领域中的数学模型、解耦、通讯方式、算法,即设计采用的科学方法。

   作为社会科学(Social
Sciences)中的一个分支,政治学分享了它的一般目标——以自然科学为摹本,用科学方法来建构知识体系。“政治科学”(Political
Science)对“政治学”(Politics)的取代在一定意义上折射出了这门学科的从事者所具有的雄心。然而,社会科学对自然科学的刻意模仿,在起源上便引发了方法论层面的大争论。这一争论持久历新,延绵至今,而且不断扩展它的边界。

Amaresh
Chakrabarti对设计科学的定义比较宽泛,认为设计科学是探索设计以及更好地支持设计的各个方面之间关系的知识。这个定义可以用Herbert
Simon在《人工科学》一书中对设计科学的论述加以概括:“设计科学是关于设计的知识体系。”Amaresh
Chakrabarti
对设计的定义也比较宽泛:“设计是制定一个可以实施的计划,促成目标达成,没有不足则无需设计,设计本身不能促成变化,设计的实现和实施方能促成变化。”这个观点将设计的范畴从“物”扩展到“事物”层面,超越了传统以“物”为核心的设计。

   1、社会现象的多样性(差异性)

Bernard
Yannou认为,设计包括创造物品、服务以及任何人造社会-技术系统,既包括结果也包括过程,既要满足空间也要满足时间要求。时间意味着新产品在服役期间性能和质量,而在退役后利于可持续。空间意味着新产品具有普适性,可服务于不同文化人群的需求、服务于不同地域以及具有不同形态。设计科学包括商业模式也包括管理方式,例如商业策略、技术规划线、前端创新策略和项目、信息管理、创新文化和过程。总之,设计包罗万象。

  
从学术角度看,知识的可传递性是一个文化传播或概念旅行过程中产生的问题。比较政治学里有一个专门术语叫“概念拉抻”(conceptual
stretching/conceptual
straining)。它包含这样几个要素:(1)概念作为对经验现象的提炼具有地方性;(2)概念的跨文化之旅是不可避免的;(3)这种旅行不是无止境的,要时刻注意它的恰当边界;(4)无限度地扩张会导致概念拉抻。简要地说,“概念拉抻”指概念的运用超出了它可以适用的范围,将其用到了本不应该使用的地方。

综上所述,设计科学需要符合科学规范的研究方法,然而并非采用当前主流科学范式,因为科学的含义在与时俱进;设计科学应采用新的研究范式,区别于自然科学、人文科学、工程科学等已有科学。

  

国际设计学会2015 年创办了Design Science,在创刊号的首篇发表了“Design
Science:Why,What and
How”一文,在这篇39页的文章中,《设计科学》主编PanosY. Papalambros
等29位设计研究领域的学者发表了对设计科学研究的看法,本文分析、归纳该文各学者的观点,以描绘设计科学研究的蓝图。

   2、知识的可转移性

陈小艺被曝姐弟恋,倒追小伙被当保姆,陆贞传奇演员表,人鱼情未了
电视剧,莫小棋三级,保拉的诱惑,李慧珍老公,luciano
rivarola,如意剧情介绍电视猫,电视剧当狗爱上猫

  

Kristin L.
Wood提出,可以从不同维度发展和培育设计研究的网络。应重点关注以下方向:①设计研究应该结合技术发展、服务、工业和社会需求的重大问题;②设计研究的领域和渠道。设计研究领域对提升设计科学非常重要,并最终影响设计实践。设计包括发现机遇到实施和形成完整价值链,决定了众多可能性和可以从事的领域,为设计科学研究提供了实施途径;③技术、工业和社会重大问题的多学科项目与设计研究领域和渠道相互作用将形成一个正向和反向反馈系统。致力于解决技术、工业、社会重大问题,其对发展设计理论、原理、工程和方法提出新的要求;致力于具体设计领域的研究,其对重大问题的解决方案具有更深远的意义;④趋同研究(穿越学科边界的工具和知识)。设计研究是传统学科研究和当代趋同性研究的平衡,即具有更高层次的集成性研究。其表现形式为:多学科、跨学科、交叉学科。设计科学研究群体有机会也有必要以新的方式探索、构建、测试、研究和实践趋同性研究的机制;⑤大数据设计,即以广阔的视角理解进行设计科学研究,包括技术密集型设计、建筑设计、工业设计、产品设计、软件设计、服务设计和系统设计,囊括概念、研发、原型、制造、运行、、回收、重用和整体可持续性完整价值链,融合艺术、人文和社会科学与科学;⑥设计的认识论关系。如设计科学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工程科学的关系,明确这些关系对从事设计科学研究非常有价值;⑦顶尖设计,应该是跨越学科的、难解的,对社会具有影响力或能够在某种程度改变社会,能够被社会或群体所认可和接受,需要创新方案方能解决。将设计科学知识应用于实践的顶尖设计将大力推动设计科学研究;⑧普适设计实践。在当今全球性的背景下,响应、机动、劳动力变化和可持续性,要求跨组织和职业的设计能力、设计技能和观念。新的设计知识以及教育方式需要为所有人服务,因此设计管理显得越来越重要。

10bet 3

Steven M.
Smith认为,设计作为科学,其研究应该用科学方法。科学方法包括理论和学说,基于理论和学说得出可实验验证的猜想、对猜想进行验证、系统分析实验观察的现象、用基于观察获得的结果评价理论学说的正确性和准确性。现在设计研究普遍采用一种“如果这么做会怎样”的形式,这样做很难建立一个称其为科学的设计科学。所谓科学是有经得起测试的理论、研究必须集中在窄而受限的模型、模型必须可以得出经得起科学检验的预测。简言之,设计科学应该是可操作的理论和模型,这些理论和模型可以解释观察的现象,并可预测发生的现象。

  
假设我们手头有一种非常精确的测量工具,可以按价值含量的大小对社会科学的核心词汇进行排序并建构一个连续谱。显然,在这个谱系中,民主、平等、自由、法治等术语居于价值含量高的一端,而国家、政府、权力、政策等词汇偏向于价值含量较低的一极。

Udo
Lindemann认为,设计研究应该全方位发展促进创造性的科学基础,设计是严谨的试验,是科学,也应该与工业、经济、社会、人文和相关联。即设计研究包括人与的交互效应。

进入 景跃进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问题意识
  本土关怀
  中国政治学
 

“设计既是技艺也是科学”,该文多位专家重复了这个定义。例如,Kristi
Bauerly认为,设计作为艺术,其内涵是产生创意;设计作为科学,其内涵是分析、评估、预测和优化这些创意的潜在价值和性能。这个观点可以理解为产品结构源于思维,属于艺术;而产品方案的比较和选择则基于科学方法和计算,属于科学。

10bet 4

目前设计科学研究主流可分为基于心理学和认知科学等的设计认知、基于分析的设计两大类别。在此框架下,设计科学设计对象是设计,包含“物”、“事”和“人”。设计科学研究内容包括设计所涵盖的人-事-物动态系统的知识体系。设计科学研究方向是创造使人类社会与自然世界和谐的人工制品的知识。设计科学研究方法并非采用当前主流科学范式,而需发展新的研究范式。

10bet,  
对于社会科学研究来说,A是最理想的状态,它达致了“为学术而学术”的境地,但这在社会科学领域几乎是天方夜谭。D是最糟糕的境地,挂着羊头卖狗肉,而且还不走正式的销售渠道。对于大多数研究者来说,能够做到B已经很不错了。

对“设计包含人工制品的创制、及其与社会的融合”2个层面,Papalambros认为前者关切设计的本题,后者指明了设计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区别所在。

  
第二种观点认为,除了研究对象的价值因素之外,人们还面临研究主体的价值性。无论是研究课题的设置和选择,还是研究成果的发表和使用,都以这种或那种方式,程度不同地与特定的意识形态和社会的利益格局相关联。在这两个问题上,价值中立的主张都面临着相应的困难。为了说明这一点,可以建构一个简单的矩阵:

Amaresh
Chakrabarti认为,设计科学是探索设计及支撑设计的各个方面之间关系的知识的活动。作为科学,如同Simon所说,科学研究第一步是分类学。作为设计科学,第一步是建立关于设计相关现象的学科分类;第二步是建立设计科学领域的学科分类;第三步是依据以上学科分类建立设计研究文献库;第四步是编篡每一学科领域研究文献中用到的词汇、概念和术语的词典。

  
下文以简要方式从三个维度阐述这一争论的逻辑脉络。所谓逻辑脉络是指基于历史过程而提炼若干分析要素。笔者坦承,这一叙述方式并非客观,亦不完整,而与本文的问题意识和讨论之需紧密相关。

Terry
Knight认为设计科学指“设计的科学”,而不是设计本身是科学,其内涵遵从Herbert
Simon 关于人工科学的论述。然而关于何谓设计科学,Herbert
Simon并没有清晰的论述,其有时指设计过程本身,有时指设计理论。但有一点很明确,即设计应该严谨。但在设计语境下,严谨的含义不同于自然科学,设计作为科学只是部分地可形式化,部分地可验证。这个观点与“设计既是技艺也是科学”相呼应。设计作为科学的部分是硬性的,可形式化、可分析、可验证,而设计作为技艺的部分则是软性的。

10bet 5

设计科学作为设计研究领域已具有几十年的历史,但近年其含义发生明显变化。当前,设计研究的趋势是从科学层面将各个层面、各个领域的设计研究发展为设计科学系统理论。

Yan
Jin认为,设计科学涉及行为、物理2个层面。行为是设计者的行为,由设计者的社会和心理背景所决定,因此设计科学需要深入研究感官和状态对设计者决策的影响;物理层面是指人工制品和的界面,即设计研究对象既包括“设计者”也包括“物”。

Chris
McMahon认为,目前的设计研究有些避重就轻,研究人员都在狭窄的领域,避开实际问题,取得的不具备一般性和通用性。但实践中实施创新设计风险大、成本高,也难以出,其原因是:①知识产权壁垒造成知识不流通、不共享;②对设计问题域认识不够;③研发的方法和工具只能用在特例不具备可信性。今后应该提出新的设计范式,并和鼓励大众参与设计、推动社会变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