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bet / Blog / 10bet / 玄奘又说,唐太宗问玄奘说

玄奘又说,唐太宗问玄奘说

窥基法师

窥基大师的故事

三车和尚

三车和尚的故事

窥基法师

窥基大师的故事
窥基的父亲尉迟宗,是唐代左金吾将军。母亲裴氏夫人因梦见掌中有月轮吞下而怀孕。据说窥基呱呱坠地时,红光满室,全家人都很惊喜,唯有他父亲深感不安,不知此子将来会面临怎样的人生道路。然而,他父亲怎么也没有想到,生长在王侯家里的窥基,后来竟成为玄奘法师的高足弟子,唯识宗的一代祖师。
宿世因缘
转眼间,窥基已长成翩翩少年了。一天,他同几个豪门子弟到郊外走马踏青。几匹红黑黄白相间的烈马,争先恐后地飞跑在乡间的大道上。突然,在一个拐弯的地方,窥基骑的黑马箭一般地向站在路边的一个僧人奔去。他赶紧勒住缰绳,随着马的嘶鸣声,窥基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正好跌跪在僧人的面前。
这僧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印度取经回来的玄奘法师。今日正在经行,不料在此与少年相遇。还未等玄奘回过神来,少年已满怀歉意地望着玄奘,叫了声师父。这一跪一叫,仿佛晴空霹雳,顿使玄奘法师一振。望着少年明澈的慧目,玄奘法师又是一振,感到似曾相识。
自取经回来之后,玄奘法师一直在想着接纳门徒之事。今天刚想到这里,恰好就与少年相遇,又正好看到他跌跪在面前口称师父,心想这真是缘份。
少年解释说:“让师父受惊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家世代信佛,很尊敬出家人,还常读经书,有的还是梵文。”
玄奘不禁问道:“你懂梵文?”少年说梵文是他家的家传,因为祖先是西域部落,常与梵僧交往。
玄奘又问:“你是哪家公子?令尊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说:“左金吾卫将军之子。”接着又报了自己的名字。
玄奘若有所思,向他挥手说:“去吧,你的同伴还等你哩。”
少年听后立即跃上马背,扬长而去。望着渐渐远去的身影,玄奘心想:我一定要度他出家!
玄奘难忘少年那双灵秀的慧目,记起二十年前去天竺取经途中的一段往事。
那年冬天,玄奘大师来到印度北部,要翻越雪山,到另一个国度。山上除了冰雪,连一只飞鸟也见不到。当他爬到山顶时,惊奇地发现,白雪覆盖的山顶上裸露出一片黑土。玄奘仔细察看这片泥土,发现了几丝粗长的头发。於是顺著头发挖去,挖了三寸深,渐渐地显露出一个人头。他猜想一定是得道的高人在这里入定。继续用力挖,终于把埋在地下的人挖了出来。只见那人双目紧闭,盘腿而坐。
玄奘问道:“你是哪里的罗汉,为何在这冰天雪地里修行?”连问了几声,那人一言不发。大师于是上前揪住那人的耳朵,挖去里面淤积的泥土,然后取出引磬,轻轻敲起来。
“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取闹,打扰我的修行。”那人突然开问问道。
玄奘大师说自己是中华的僧人,来天竺求取佛法真谛。“求取佛法,求的是什么佛的法呀?”那人问道。
“当然是释迦牟尼佛了。”玄奘觉得很奇怪,怎么这人连释迦牟尼佛也不知道。
“什么?你说是释迦牟尼佛?他出世了吗?”那人睁大了眼睛注视着玄奘,双眼射出两道慧光。玄奘被他的那双眼睛吸引住了,心想:“这是真身罗汉才会有的慧目啊!”
“释迦牟尼佛不仅已降世,而且已经涅磐一千多年了,他创立的佛教已经在天竺在东方盛行开来。”玄奘回答。
“可惜,可惜,我白等了这么多年,却错过了时机。我本是迦叶佛末法时代的比丘,自幼出家修行,立志修道成佛。因为预知释迦牟尼佛将来会降世,就来到此处修禅打坐,等待释迦牟尼佛出世,好向他请教佛法真谛。想不到入定时日太久,错过了当面请教的机会。”
玄奘既惊讶又感叹地说:“大师原来修得了罗汉真身,具有如此高的定力,真令人佩服。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呢?”
“我只有再等下去,等到下一劫弥勒菩萨来到人世,再向他请教。”说完,又闭上眼睛,准备入定。
玄奘慌忙上前轻轻揪住那人的耳朵,大声喊道:“请慢一点入定,如果你再入定等下去,等到弥勒菩萨下生时,你不能出定,岂不是又错过了机会?”
那人听了玄奘的话,睁开眼睛,说:“你说得有道理,可是我如果不等下去,又能做什么呢?”
玄奘说:“我是大唐国的僧人,不远万里前去天竺,目的就是求取释迦牟尼佛祖传下来的真谛,然后再将其带回大唐,使其广泛流布,超渡众生。你如果想得到佛经真义,不妨将元神出体,到东方大唐国投胎。等我到天竺求取真经回来,你做我的弟子,那时我就将释加牟尼佛的经义传授给你,你认为如何?”
那人听了玄奘的一番话,若有所悟,点了点头。
玄奘又说:“我大唐帝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大唐的京城长安是天下最繁华的城市,当今的大唐天子又尊崇佛教,你如果去大唐国投胎,就直接去长安城寻一个有信仰的人家投胎吧。待到我取经回到长安后,如果有缘,我们会相见。”
那人睁大眼睛看着玄奘,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一幕,大师心头一阵惊喜:“果真是他转世投胎来到长安吗?”
三车和尚
一天小厮忽报说玄奘法师登门化缘,尉迟宗将军忙迎进玄奘法师,顶礼拜过。玄奘法师说自己贸然造访,是有事相求,还望将军不吝布施。尉迟宗听后慷慨地说,斋供佛门是自己平生最大的宿愿,请大师明示,一定有求必应。
玄奘法师说道:“几日前令公子与贫僧有缘相识,我观他相貌堂堂,器宇非凡,颈有玉枕,十指皆盘折如印,实为佛门大器。故欲度之为僧,为我佛门立一无量功德,还望将军成全。”
尉迟宗听后直觉得热血沸腾,头上热气直冒。他怎么能舍得放爱子去出家呢?因此讪讪地说:“犬子一向粗野,怎么配大师度他?”分明舍不得爱子出家。
玄奘法师说,像窥基这样的将门佛子,非将军无人能生养;除贫僧无人能发现,实为难得的僧才啊!将军如果爱他,就应当帮助他。有道是一子出家,七祖成佛。这是盖世功德,浩瀚福田。于国有益,于家有望,于人有利,于己有德。望将军三思,说一不二。
一席话说得尉迟宗心悦诚服,思前想后,在情在理,何况他早已说过有求必应的话,因此当下同意了。不料,早在门外听了很久的窥基突然闯了进来,大声说:“我不愿意!”
又隔了几日,玄奘再次来到将军府。随身还带来了一个西域神童。将军便命窥基出来拜见法师,并要他把自己写的兵书带上,当面向法师诵读请教。
窥基不敢违抗父命,只得带上兵书,出来拜见法师。玄奘法师说:“听说公子写有数千言的兵书,贫僧今日特来欣赏,请公子念来听听,以饱耳福。”说完目视身边的童子,要他留神注意。
窥基不知就里,洋洋得意地诵完他自己写的兵书。玄奘待他念完之后,就对尉迟宗将军说:“公子所诵的是无名氏所写的古代兵书,不足为奇。”
将军不信,玄奘说如果不信,可叫这名童子诵来,他早已读过此书。童子依言一字不差地诵了出来。
尉迟宗将军听了,勃然大怒,骂儿子欺世盗名,喝令将此逆子关禁闭。玄奘法师立刻替公子求情,说与其这样,不如让我度他出家,将军这才答应免于惩罚。这时窥基早看出玄奘的用意,执意不从,玄奘“化缘”又一次失败。
后来,玄奘讨得了皇帝要窥基出家的诏书,终于将窥基“逼”入佛门。
窥基无奈之下出家,气哼哼地说:“你一定要我出家也行,不过我有两个条件,若答应了我即刻出家,否则我宁可伏剑而死,也不出家为僧。”
玄奘问道:“哪两个条件?”
窥基说:“我要吃酒吃肉,不断荤血;我要美女陪伴,不断情欲。”
话未说完,将军气得一迭声地直骂:“逆子!这那像和尚,分明是酒囊色鬼!”
儿子也不示弱,抗声说:“若不依从,我立刻饮剑而亡!”说着便嗖地抽出了腰间的宝剑。
玄奘法师忙将袍袖一拂,止住窥基说:“不必性急,我佛慈悲为怀,大开方便之门,贫僧依从你就是了。”将军不解地望着法师,玄奘又不便说明缘由。
第二天,窥基果然应诺出家。这时窥基年仅十七岁,正式受度为玄奘的入室弟子,便随玄奘迁入大慈恩寺。窥基出家后,有一段时间,他喜爱四处游玩。出行时有三辆车子,一车装满美酒,一车装美女,一车装佛经,所以当时的人都称他为“三车和尚”。
从此,窥基开始了他的弘法生涯,找到了他的人生归宿。窥基对佛学的修养渐趋深入之后,便不再有早年的放浪狂狷之风,在玄奘的悉心培养下,皈心佛法,风仪严整,勤奋著述,终于成为一代宗师。
名师出高徒,窥基法师的师父唐玄奘大师,大师的哥哥陈素出家为僧,住在东都净土寺,这就是后来的长捷法师。长捷法师讲解佛教经义,与当时的名僧并驾齐驱。因为家庭遭遇贫穷和灾难,长捷法师便将弟弟玄奘带在身边,每天都向他传授佛教义理,还教给他辩论的技巧。玄奘十一岁时,诵读《维摩诘经》、《法华经》剃度后,更是胸怀大志,不与寺中的朋辈为伍,念诵、阅读佛经,没有一点儿空闲。
21岁时,解释佛经就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当时人们将玄奘看作神人一般,认为如果他不是神人,又怎能达到如此高的水平。玄奘大师传大乘佛法,他弟子窥基法师亦直传大乘也!
后来,被皇帝奉为一代绝人的律宗祖师道宣法师,接触窥基大师的过程中,深深感慨大乘心法的自在慈悲清净洒脱,感慨自己的小乘苦行根本不能成就,最后毫不犹豫,毅然放弃了律宗祖师的位子,研究了成佛的而大彻大悟,亲手写下了成为真正的大德,弘传序一直流传至今,高度的概括了法华经大义,为后人学习了解经典打下基础。

一天小厮忽报说玄奘法师登门化缘,尉迟宗将军忙迎进玄奘法师,顶礼拜过。玄奘法师说自己贸然造访,是有事相求,还望将军不吝布施。尉迟宗听后慷慨地说,斋供佛门是自己平生最大的宿愿,请大师明示,一定有求必应。

“三车和尚”的故事,是描述玄奘大师度其爱徒的因缘与经过,且更是流传千古的中国佛教故事,甚至近来还拍摄成电视剧。
三车和尚在历史上是真有其人,他是唐朝太宗时代的一个修行者,是唐玄奘法师的高足,中国佛教唯识法相宗的二祖,法号上窥下基谈到窥基大师,他可是顶顶有名,大概是中国佛教使上第一位代表皇帝出家的和尚.所以,要介绍窥基法师,得从玄奘法师谈起.
想当年,玄奘法师少年出家,志求菩提,在西游记的稗官野史上说玄奘法师是状元之子,刚出世即遭大难,蒙金山寺老和尚收留,出家为沙弥僧,后来由观世音菩萨选定为取经人,赴印度取经云云,此姑且不论,留待以后再介绍.
实际上,玄奘法师当年是自己发下宏愿,要光大佛的教法,但是因为当时印度东传至中国的佛经只是少部分而已,因此法师立下大愿,要为佛法尽一份心力.
他认为:既然佛法是从印度传来,如果亲自到印度去学习,一定可以了解真正的佛法是什么,也可以将还未传入中土的佛经拿回来,介绍给中土的佛教徒,所以他就立誓前往印度取经.当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他的道友时,很多人劝他不要去,因为路途太远,也太危险了.玄奘法师不为所动,当他要首途出发时,同寺道友问他何时回来,玄奘法师的回答是:寺前杨柳枝朝东时,我即归矣!
(这是有如荆轲刺秦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因为他们寺前的杨柳枝天生朝西.)
于是玄奘法师一行人就出发了.沿途餐风露宿,好不辛苦,中途同伴病的病,死的死,走不到半途,就剩下没几个人了,还有一些半途而废的,只有少数几个和玄奘法师一起坚持到底.
当玄奘法师越过葱岭,那是现在的喀什米尔高原,群山高耸入天际,个个皆白头.他突然发现远处有一座小山,山顶是黑色的,这很奇怪吧?
玄奘法师就好奇的走过去,想探一探究竟.当他走到小山脚下时,发现黝黑黑的像绳子一样的东西.他一看,更好奇了,因为那好像是人发,人的头发有那么粗的吗?他继续向上走,到达山顶时,他发现黑色的部分还有微温.于是,法师知道了:这是一个入定的修道者,但是,身躯怎么这么高大???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法师就开始挖掘,他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大个儿”头部周围的冰雪尘土清理干净,最后整理到肩部时,玄奘法师站在大个儿的肩膀上,身高刚好到大个儿的耳朵的一半.接着,他按照规矩,拿起引磬敲着:叮~叮~叮.
过了一会儿,大个儿终于出定了.当他张开眼睛,摇动身体时,身上的尘垢冰雪掉落的声音,如同山崩一般,轰隆轰隆的,好不吓人喔!
大个儿左右张望,说:谁叫我ㄚ? 玄奘答:是我啦!
大个儿:你是谁?你在哪里?
玄奘:我是东土大唐的人,现在要到身毒留学取经.我现在站在你左边的肩膀上.你又是谁啊?怎么这么高大?你在这儿干什么啊?
大个儿说:我是前一个佛的末法时代的人,因为已经没有佛法了,我自己修道证得阿罗汉果,但是没有佛的印可,所以我在这里入定,要等释迦牟尼佛来帮我印证.
玄奘说:哎啊!释迦牟尼佛来过了,又涅盘走了啊!
大个儿一听非常失望的说:那我再入定等弥勒佛好了.
说完眼睛一闭,就要入定去也!
玄奘说:且慢,你在这里入定,如果弥勒佛来了你又错过,那怎么办?我看这样好了,现在释迦牟尼佛刚走一千多年,是像法时期,佛经佛法还在,我就是要去留学取经的.干脆你到中国去投胎,等我留学取经回来的时候,我来教你.你觉得怎么样啊?
大个儿想了想,说:好啊!但是我不知道中国在哪里啊?
玄奘说:你就向东边太阳升起的方向一直走过去,就会看到长安城,你就到城里最大的房子里去投胎.
大个儿说:喔,那我知道了,再见!
话说那个阿罗汉听从玄奘法师的建议,真的就直奔东土而去投胎转世了,至于投胎到哪里,且待老汉慢慢说来.
实际上,三藏法师是要他投胎成为唐太宗的儿子,等他学成归国,再度他出家,想要效法印度悉达多太子的因缘,塑造一个再世佛陀.至于能否如愿,且待下面分晓.
当下,玄奘法师继续前行,经过千辛万苦,终于进入印度国境.当时印度佛法自世尊灭度后,基本上分为性相二宗.其中法相宗初为弥勒菩萨所造之论立宗,后有无著世亲二菩萨广传此宗,再次为护法菩萨,后有戒贤论师.此五者合称天竺五大论师.(何谓法相宗待以后有机缘再介绍)
当玄奘到达印度之前,戒贤论师在90几岁时本来要入灭,但文殊菩萨现身阻止,要他留形住世等中土的有缘人到来,传法后才准他离开.
玄奘法师去见戒贤论师时,戒贤已经将近一百二十岁了.他高兴得流下眼泪,说:我等你好久,你终于来了!
于是玄奘法师就从戒贤论师学唯识法相,并且深得意趣,后来回归中土,广传此宗,是为中土唯识法相宗初祖.
玄奘法师在印度前后约停留了十八九年,当他回归中土那一年,其道友发现寺前杨柳枝朝东,因此大家盛传玄奘法师即将回来了.于是大家都翘首期盼着.当他接近长安城那真是轰动,连唐太宗都知道了,并且以帝王之尊,亲自郊迎,由此可见唐太宗礼贤下士之心,他之所以能成就那么大的功业是其来有自啊.
当玄奘回国后,太宗经常召见,有一次玄奘记起了叫阿罗汉投胎之事,
他就问:皇上,您在19年前某月某日有否得一皇子?
太宗说:怎么问这个?玄奘当下把阿罗汉投胎之事说了.
唐太宗说:我回去查查看.
又隔了几天,玄奘又蒙召见,他立刻问皇上查询的结果如何.
唐太宗回答说:没有耶!
玄奘法师觉得很奇怪,难道投错地方了吗?于是他请唐太宗帮忙寻找,而唐太宗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他下令长安城人口普查,凡是19岁的青年一律造册呈报.并且召集供玄奘法师认人.而玄奘法师一下子就在许多19岁的青年中认出了那个大个子.一查之下,这个青年竟是大臣尉迟敬德胞兄之子.玄奘法师就向唐太宗报告此事.
当然,玄奘法师就要求这个尉迟公子出家,但是,得到的回答是:不要!因为他投胎为人,虽然前世修得阿罗汉果,经入胎,处胎,出胎三个阶段也已经迷失,忘了前生的志业.(所以民间流传投胎前要喝孟婆汤,让你忘记前生之事.)
玄奘法师向唐太宗报告这个状况,于是唐太宗就下诏给尉迟公,大意是他对学佛修行非常有心,但是因为贵为皇上,必须以天下苍生为重,因为听说尉迟公的侄子英敏绝伦,故要求其代表皇帝出家云云.这下子尉迟公子就推辞不得也.然而,他还是要故意刁难抗拒.
于是他就要求说:从小早已熟读诸子百家,如果要他出家,不得禁止他阅读的权利.
(教内规定出家众只能阅读佛教经典,此乃为使修行人专心致志.)
唐太宗问玄奘说:可以吗?玄奘说:方便行事,可也!这下子慰迟公子没辄啦!
但是,他还是不放弃抗拒,就说:我自出生以来,就已经习惯于有奴婢侍候,如果要我出家,这种待遇不得废除.
唐太宗又问玄奘说:可以吗?玄奘法师说:既然代表皇上出家,可以从权.
尉迟公子这下无可推辞,但是,他仍然继续刁难,他再要求说:我自出生以来,已经习惯吃大鱼大肉,而且酒量也不错,如果要我出家,不能禁止我吃肉喝酒.
这下子,连唐太宗也觉得为难,他疑惑的问玄奘法师说:这个可以吗?
玄奘法师为了接引这个阿罗汉,觉得还是先答应了,让他出家,出家学佛后,前生因缘一续,就好办事,所以玄奘就咬牙答应了这个要求.
因此之故,尉迟公子就不能够再抗拒出家之事,
他出家皈依后,法号上窥下基.从玄奘法师学因明,绍传唯识法相,是为中土法相宗二祖.而由于出家时的因缘,人称三车法师.三车者,书籍一车,奴婢一车,酒肉一车也.
上文提到窥基法师的出家因缘,因为他代表皇帝出家,所以在唐代是非常著名的一个法师,可谓动见观瞻.而因此之故,被称为三车和尚.
在当时的社会,只有第一流的人才,才出家学佛,要出家还要有官方的度牒.当时由于印刷尚不发达,经书都是手抄本,数量很少,能够接触到经书的除了王公贵族,就是高级知识分子,而这些人在唐太宗的科举制度下,也大部分是朝廷的官员.不像目前,好像学佛的都是逃避挫折,或者经商失败,或者情场失意,不一而足.当然这种现象近年已大有改善了.这是题外话,暂且放到一边.
由于窥基法师名气太大,又是代表皇帝出家,当然人人尊敬.但是,却有一个法师看不起他,这个法师是谁?就是道宣律师.
道宣是法号,律师并不是现代的律师.此律师非彼律师也.唐朝时候佛教盛行,修行的法门也很多,有禅宗,净土,律宗等等.净土法门主张念佛,死后往生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禅宗主张明心见性,开悟成佛.而律宗主张以戒律为师,严格遵守佛陀的教诫,依次第而修.
道宣法师就是主张以戒为师的.而且他守戒清净,自我要求甚为严格,自己搭茅棚在终南山上苦修.其精进之心,连天人都感动,甚至为他送食.可谓已修到不食人间烟火的地步了.
由于道宣法师严格遵守戒律,在唐代也是一个非常出名的大法师,也非常受人尊崇.他打骨子里就瞧不起窥基法师,总想找个机会羞辱羞辱他.
于是他就写了一封信给窥基法师,大意是说久仰盛名无缘一见,本拟亲自上门请益,无奈目前在山上苦修,不方便下山云云.
窥基法师收到信以后,就很客气的回信,并且说不敢承当道宣法师亲自上门,最近刚好有空,谨定于某月某日亲上终南山拜访云云.
到了约定的日子,窥基法师一如往常,三车五从,浩浩荡荡的出发上终南山.但到了中南山脚下,道路不方便车行,他就叫随从在山脚下等他,自己一个人上山去也!等他上了山,道宣法师早在茅棚前恭迎,免不了的相互客套一番.宾主坐定,喝茶聊天也.这时已近中午,道宣心想: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天人送来的外脍耶!让你尝尝滋味,知道真正修行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左等右等,中餐竟然没有送到,
眼看时间已经超过午时,他只好跟窥基法师连声抱歉,只好大家一起饿肚子啰.(道宣厉遵佛制,日中一餐,过午不食.)而窥基法师也不以为意.于是两人聊天喝茶,不觉日之将暮.于是道宣大力留客,请窥基法师留宿一晚,(他要窥基享受一下苦行的乐趣,睡一睡茅棚看滋味如何)窥基法师也在盛情难却之下留了下来.
当晚,道宣法师一如往昔整晚打坐,不倒单,胁不至席.而窥基法师呢?却是翻来覆去,而且酣声如雷.道宣被他吵了一整晚,他心想:这还像出家人吗?明天一定要好好的数落他一顿.
依照出家人的礼仪,行住坐卧都有规矩的.常言道:行如风,立如松,坐如钟,卧如弓.像窥基大师这样睡姿的出家人大概很少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道宣就开始数落窥基的不是,说他睡没有睡相,不守规矩,而且酣声如雷,害他整晚不得休息.
窥基法师说:昨晚吵得人家不得安眠的,不知道是谁哩!昨天晚上有一个人在打坐,半夜有只虱子咬了他一口,这个人很生气的抓起虱子,想要捏死它,但是一想–不能杀生,于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把虱子往地上一丢,那只虱子不幸摔断了一条腿,整晚哀哀叫,害我不得安眠
道宣法师一听,脸都绿了,因为昨天晚上真的有一只虱子咬他,被他丢到地上....,他不是在睡觉吗?而且睡得打鼾,怎么知道的?
终于,窥基法师告辞下山,而这时午时又至,送外脍的天女也来了.
道宣法师一看到天女,很生气的说:你是故意拆我的台吗?昨天我有客人你为什么没送来啊?
天女一脸无辜的回答说:我昨天也有送来啊!但是到了这里,你这个终南山整个被五彩祥云笼罩,而且四方有四大天王守护着,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天女,进不来啊!到底昨天在这里的是什么客人啊?
道宣法师一听,哑口无言也!

窥基的父亲尉迟宗,是唐代左金吾将军。母亲裴氏夫人因梦见掌中有月轮吞下而怀孕。据说窥基呱呱坠地时,红光满室,全家人都很惊喜,唯有他父亲深感不安,不知此子将来会面临怎样的人生道路。然而,他父亲怎么也没有想到,生长在王侯家里的窥基,后来竟成为玄奘法师的高足弟子,唯识宗的一代祖师。

玄奘法师说道:“几日前令公子与贫僧有缘相识,我观他相貌堂堂,器宇非凡,颈有玉枕,十指皆盘折如印,实为佛门大器。故欲度之为僧,为我佛门立一无量功德,还望将军成全。”

宿世因缘

尉迟宗听后直觉得热血沸腾,头上热气直冒。他怎么能舍得放爱子去出家呢?因此讪讪地说:“犬子一向粗野,怎么配大师度他?”分明舍不得爱子出家。

转眼间,窥基已长成翩翩少年了。一天,他同几个豪门子弟到郊外走马踏青。几匹红黑黄白相间的烈马,争先恐后地飞跑在乡间的大道上。突然,在一个拐弯的地方,窥基骑的黑马箭一般地向站在路边的一个僧人奔去。他赶紧勒住缰绳,随着马的嘶鸣声,窥基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正好跌跪在僧人的面前。

玄奘法师说,像窥基这样的将门佛子,非将军无人能生养;除贫僧无人能发现,实为难得的僧才啊!将军如果爱他,就应当帮助他。有道是一子出家,七祖成佛。这是盖世功德,浩瀚福田。于国有益,于家有望,于人有利,于己有德。望将军三思,说一不二。

这僧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印度取经回来的玄奘法师。今日正在经行,不料在此与少年相遇。还未等玄奘回过神来,少年已满怀歉意地望着玄奘,叫了声师父。这一跪一叫,仿佛晴空霹雳,顿使玄奘法师一振。望着少年明澈的慧目,玄奘法师又是一振,感到似曾相识。

一席话说得尉迟宗心悦诚服,思前想后,在情在理,何况他早已说过有求必应的话,因此当下同意了。不料,早在门外听了很久的窥基突然闯了进来,大声说:“我不愿意!”

自取经回来之后,玄奘法师一直在想着接纳门徒之事。今天刚想到这里,恰好就与少年相遇,又正好看到他跌跪在面前口称师父,心想这真是缘份。

又隔了几日,玄奘再次来到将军府。随身还带来了一个西域神童。将军便命窥基出来拜见法师,并要他把自己写的兵书带上,当面向法师诵读请教。

少年解释说:“让师父受惊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家世代信佛,很尊敬出家人,还常读经书,有的还是梵文。”

窥基不敢违抗父命,只得带上兵书,出来拜见法师。玄奘法师说:“听说公子写有数千言的兵书,贫僧今日特来欣赏,请公子念来听听,以饱耳福。”说完目视身边的童子,要他留神注意。

玄奘不禁问道:“你懂梵文?”少年说梵文是他家的家传,因为祖先是西域部落,常与梵僧交往。

窥基不知就里,洋洋得意地诵完他自己写的兵书。玄奘待他念完之后,就对尉迟宗将军说:“公子所诵的是无名氏所写的古代兵书,不足为奇。”

玄奘又问:“你是哪家公子?令尊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将军不信,玄奘说如果不信,可叫这名童子诵来,他早已读过此书。童子依言一字不差地诵了出来。

少年说:“左金吾卫将军之子。”接着又报了自己的名字。

尉迟宗将军听了,勃然大怒,骂儿子欺世盗名,喝令将此逆子关禁闭。玄奘法师立刻替公子求情,说与其这样,不如让我度他出家,将军这才答应免于惩罚。这时窥基早看出玄奘的用意,执意不从,玄奘“化缘”又一次失败。

玄奘若有所思,向他挥手说:“去吧,你的同伴还等你哩。”

后来,玄奘讨得了皇帝要窥基出家的诏书,终于将窥基“逼”入佛门。

少年听后立即跃上马背,扬长而去。望着渐渐远去的身影,玄奘心想:我一定要度他出家!

窥基无奈之下出家,气哼哼地说:“你一定要我出家也行,不过我有两个条件,若答应了我即刻出家,否则我宁可伏剑而死,也不出家为僧。”

玄奘难忘少年那双灵秀的慧目,记起二十年前去天竺取经途中的一段往事。

玄奘问道:“哪两个条件?”

那年冬天,玄奘大师来到印度北部,要翻越雪山,到另一个国度。山上除了冰雪,连一只飞鸟也见不到。当他爬到山顶时,惊奇地发现,白雪覆盖的山顶上裸露出一片黑土。玄奘仔细察看这片泥土,发现了几丝粗长的头发。於是顺著头发挖去,挖了三寸深,渐渐地显露出一个人头。他猜想一定是得道的高人在这里入定。继续用力挖,终于把埋在地下的人挖了出来。只见那人双目紧闭,盘腿而坐。

窥基说:“我要吃酒吃肉,不断荤血;我要美女陪伴,不断情欲。”

玄奘问道:“你是哪里的罗汉,为何在这冰天雪地里修行?”连问了几声,那人一言不发。大师于是上前揪住那人的耳朵,挖去里面淤积的泥土,然后取出引磬,轻轻敲起来。

话未说完,将军气得一迭声地直骂:“逆子!这那像和尚,分明是酒囊色鬼!”

“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取闹,打扰我的修行。”那人突然开问问道。

儿子也不示弱,抗声说:“若不依从,我立刻饮剑而亡!”说着便嗖地抽出了腰间的宝剑。

玄奘大师说自己是中华的僧人,来天竺求取佛法真谛。“求取佛法,求的是什么佛的法呀?”那人问道。

玄奘法师忙将袍袖一拂,止住窥基说:“不必性急,我佛慈悲为怀,大开方便之门,贫僧依从你就是了。”将军不解地望着法师,玄奘又不便说明缘由。

“当然是释迦牟尼佛了。”玄奘觉得很奇怪,怎么这人连释迦牟尼佛也不知道。

第二天,窥基果然应诺出家。这时窥基年仅十七岁,正式受度为玄奘的入室弟子,便随玄奘迁入大慈恩寺。窥基出家后,有一段时间,他喜爱四处游玩。出行时有三辆车子,一车装满美酒,一车装美女,一车装佛经,所以当时的人都称他为“三车和尚”。

“什么?你说是释迦牟尼佛?他出世了吗?”那人睁大了眼睛注视着玄奘,双眼射出两道慧光。玄奘被他的那双眼睛吸引住了,心想:“这是真身罗汉才会有的慧目啊!”

从此,窥基开始了他的弘法生涯,找到了他的人生归宿。窥基对佛学的修养渐趋深入之后,便不再有早年的放浪狂狷之风,在玄奘的悉心培养下,皈心佛法,风仪严整,勤奋著述,终于成为一代宗师。

“释迦牟尼佛不仅已降世,而且已经涅脖一千多年了,他创立的佛教已经在天竺在东方盛行开来。”玄奘回答。

佛慈悲为怀,大开方便之门,贫僧依从你就是了。”将军不解地望着法师,玄奘又不便说明缘由。

“可惜,可惜,我白等了这么多年,却错过了时机。我本是迦叶佛末法时代的比丘,自幼出家修行,立志修道成佛。因为预知释迦牟尼佛将来会降世,就来到此处修禅打坐,等待释迦牟尼佛出世,好向他请教佛法真谛。想不到入定时日太久,错过了当面请教的机会。”

第二天,窥基果然应诺出家。这时窥基年仅十七岁,正式受度为玄奘的入室弟子,便随玄奘迁入大慈恩寺。窥基出家后,有一段时间,他喜爱四处游玩。出行时有三辆车子,一车装满美酒,一车装美女,一车装佛经,所以当时的人都称他为“三车和尚”。

玄奘既惊讶又感叹地说:“大师原来修得了罗汉真身,具有如此高的定力,真令人佩服。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呢?”

从此,窥基开始了他的弘法生涯,找到了他的人生归宿。窥基对佛学的修养渐趋深入之后,便不再有早年的放浪狂狷之风,在玄奘的悉心培养下,皈心佛法,风仪严整,勤奋著述,终于成为一代宗师。

“我只有再等下去,等到下一劫弥勒菩萨来到人世,再向他请教。”说完,又闭上眼睛,准备入定。

玄奘慌忙上前轻轻揪住那人的耳朵,大声喊道:“请慢一点入定,如果你再入定等下去,等到弥勒菩萨下生时,你不能出定,岂不是又错过了机会?”

那人听了玄奘的话,睁开眼睛,说:“你说得有道理,可是我如果不等下去,又能做什么呢?”

玄奘说:“我是大唐国的僧人,不远万里前去天竺,目的就是求取释迦牟尼佛祖传下来的真谛,然后再将其带回大唐,使其广泛流布,超渡众生。你如果想得到佛经真义,不妨将元神出体,到东方大唐国投胎。等我到天竺求取真经回来,你做我的弟子,那时我就将释加牟尼佛的经义传授给你,你认为如何?”

那人听了玄奘的一番话,若有所悟,点了点头。

玄奘又说:“我大唐帝国是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大唐的京城长安是天下最繁华的城市,当今的大唐天子又尊崇佛教,你如果去大唐国投胎,就直接去长安城寻一个有信仰的人家投胎吧。待到我取经回到长安后,如果有缘,我们会相见。”

那人睁大眼睛看着玄奘,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回想起二十年前的一幕,大师心头一阵惊喜:“果真是他转世投胎来到长安吗?”

三车和尚

一天小厮忽报说玄奘法师登门化缘,尉迟宗将军忙迎进玄奘法师,顶礼拜过。玄奘法师说自己贸然造访,是有事相求,还望将军不吝布施。尉迟宗听后慷慨地说,斋供佛门是自己平生最大的宿愿,请大师明示,一定有求必应。

玄奘法师说道:“几日前令公子与贫僧有缘相识,我观他相貌堂堂,器宇非凡,颈有玉枕,十指皆盘折如印,实为佛门大器。故欲度之为僧,为我佛门立一无量功德,还望将军成全。”

尉迟宗听后直觉得热血沸腾,头上热气直冒。他怎么能舍得放爱子去出家呢?因此讪讪地说:“犬子一向粗野,怎么配大师度他?”分明舍不得爱子出家。

玄奘法师说,像窥基这样的将门佛子,非将军无人能生养;除贫僧无人能发现,实为难得的僧才啊!将军如果爱他,就应当帮助他。有道是一子出家,七祖成佛。这是盖世功德,浩瀚福田。于国有益,于家有望,于人有利,于己有德。望将军三思,说一不二。

一席话说得尉迟宗心悦诚服,思前想后,在情在理,何况他早已说过有求必应的话,因此当下同意了。不料,早在门外听了很久的窥基突然闯了进来,大声说:“我不愿意!”

又隔了几日,玄奘再次来到将军府。随身还带来了一个西域神童。将军便命窥基出来拜见法师,并要他把自己写的兵书带上,当面向法师诵读请教。

窥基不敢违抗父命,只得带上兵书,出来拜见法师。玄奘法师说:“听说公子写有数千言的兵书,贫僧今日特来欣赏,请公子念来听听,以饱耳福。”说完目视身边的童子,要他留神注意。

窥基不知就里,洋洋得意地诵完他自己写的兵书。玄奘待他念完之后,就对尉迟宗将军说:“公子所诵的是无名氏所写的古代兵书,不足为奇。”

将军不信,玄奘说如果不信,可叫这名童子诵来,他早已读过此书。童子依言一字不差地诵了出来。

10bet,尉迟宗将军听了,勃然大怒,骂儿子欺世盗名,喝令将此逆子关禁闭。玄奘法师立刻替公子求情,说与其这样,不如让我度他出家,将军这才答应免于惩罚。这时窥基早看出玄奘的用意,执意不从,玄奘“化缘”又一次失败。

后来,玄奘讨得了皇帝要窥基出家的诏书,终于将窥基“逼”入佛门。

窥基无奈之下出家,气哼哼地说:“你一定要我出家也行,不过我有两个条件,若答应了我即刻出家,否则我宁可伏剑而死,也不出家为僧。”

玄奘问道:“哪两个条件?”

窥基说:“我要吃酒吃肉,不断荤血;我要美女陪伴,不断情欲。”

话未说完,将军气得一迭声地直骂:“逆子!这那像和尚,分明是酒囊色鬼!”

儿子也不示弱,抗声说:“若不依从,我立刻饮剑而亡!”说着便嗖地抽出了腰间的宝剑。

玄奘法师忙将袍袖一拂,止住窥基说:“不必性急,我佛慈悲为怀,大开方便之门,贫僧依从你就是了。”将军不解地望着法师,玄奘又不便说明缘由。

第二天,窥基果然应诺出家。这时窥基年仅十七岁,正式受度为玄奘的入室弟子,便随玄奘迁入大慈恩寺。窥基出家后,有一段时间,他喜爱四处游玩。出行时有三辆车子,一车装满美酒,一车装美女,一车装佛经,所以当时的人都称他为“三车和尚”。

从此,窥基开始了他的弘法生涯,找到了他的人生归宿。窥基对佛学的修养渐趋深入之后,便不再有早年的放浪狂狷之风,在玄奘的悉心培养下,皈心佛法,风仪严整,勤奋著述,终于成为一代宗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