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bet / Blog / 10bet / 终究赢不了爱的侵略,又善待了生活

终究赢不了爱的侵略,又善待了生活

九十九步胜过百步 一位年过四十的朋友要离家去异地的艺术学院进修。
饯行会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是鼓励、勉励、激励,每个人都擦亮了眼睛,看她如看名贵瓷器怎样被时光的软布擦拭得越来越亮,灿烂辉煌,直到有人语重心长,提出人生四原则。那个人说:“做人要分四步走:第一,坚持,第二,坚持,第三,坚持,第四……放弃。千万千万,要记得。”
一瞬间豁然开朗。长久以来,我们的思维都进入了误区,总觉得执着是好的,坚持是好的,百折不挠是最好的,要想达到目的,这是最有力的“捷径”了:只要执着、坚持、百折不挠,就一定能“1+1=2”,奋斗和成功之间可以直接画等号。
哪有这回事呢?
一次作协会上,我结识了一位文友,她头发花白,皱纹纵横,看不出多大年岁,反正儿子都快大学毕业了。她告诉我,自己从十几岁走上文学之路,到现在“发表了十几篇文章呢”!而且这好几十年的工夫,攒了满满两大箱子的手稿,大部分纸页都发了黄,就等着有一天能够大名远扬,以往的这些东西就可以全部拿去发表。
她一边说,一边拿出厚厚一摞文章让我看:文笔嫩,主题老,用写报告的手法写小说,用歌颂太阳的口吻写散文,居然像这样写啊写地写了一辈子,这可怎么得了?
她一边端详我的脸色,一边问:“行不行?好不好?”
我支支吾吾地说:“还,还不错。”
她受了鼓励,说:“谢谢你!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我吓一跳,条件反射地叫:“别!” “为什么?”
看着她探询的目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精神我很敬佩,可是,她的做法却是错的。爱一个人,爱一件事,爱一份事业,爱到全情投入,那敢情好,可是一定要有一丝丝的理智用来衡量值不值得。文学是高尚的,这不错,文学是神圣的,这也不错,可是,文学也很凉薄,为她献身,她还得考量一下,你有没有这个底气和这个本事呢?虽说“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毕竟不是随便哪个凡人都能出将入相的。所以,不要盲目献身啊。
她生气了:“连你也小看我?你怎么就知道我得不了诺贝尔文学奖!”
我被噎住了。
很多时候,我们的人生就毁在了过分执着上。所谓“百折不挠”,那是有前提的。不用说,方向错误一定会南辕北辙,可是就算方向正确又怎样?一路冲着顶峰狂奔而去,能不能攀上顶峰不说,那份不肯左右枉顾的劲儿,会屏蔽掉沿途多少大好风光?
其实,从内心深处来讲,人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会大略估量得出自己和顶峰之间的距离。可是有时候明知差得很多,仍会受所谓“百折不挠”的蛊惑,拼命往前跑跑跑,心里想着就算到不了顶,也是挺悲壮的,为了这份悲壮,累死也值得。
真值得吗?还是在害怕?怕中途放弃会被人笑,怕半路转身自己后悔,怕来怕去,如骑疯虎,下不来了。整个坚持的过程,其实就是在拔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命像条绳子,被抻着、拉着、扯着、拽着,然后“嘎嘣”一声,断了……
做人总要明智些,适当地示弱、认输、放弃,并没有什么不好。“坚持”这回事,做到九十九分就可以了,留下一分力气好转身;“执着”这张试卷,答满九十九分也就足够了,留下一分,好回头。为什么非得要百折不挠?九十九折之后,爬起来,拍拍土,步向另一个方向,既尊重了生命,又善待了生活。
这,大概就是一百步和九十九步的区别。

九十九步胜过百步

#清凉法语#做人总要明智些


做人总要明智些,适当地示弱、认输、放弃,并没有什么不好。“坚持”这回事,做到九十九分就可以了,留下一分力气好转身;“执着”这张试卷,答满九十九分也就足够了,留下一分,好回头。为什么非得要百折不挠?九十九折之后,爬起来,拍拍土,步向另一个方向,既尊重了生命,又善待了生活。

可以说,李安让张爱玲的作品又活络过来了,在这喧嚣的尘世,芸芸的众生。­

图片 1

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只希望一段平凡的爱情。是希望,而不是奢望。只是人总偶尔有点激情,些许冲动。正如王佳芝加入大家的暗杀行动,但随着一声“回上海”,什么为国献身,什么悲壮崇高,都成了一出荒唐可笑的闹剧。迟到多年的一个亲吻,只不过是她灵魂深处的另一道枷锁。­

一位年过四十的朋友要离家去异地的艺术学院进修。
饯行会上,大家你一言我一语,都是鼓励、勉励、激励,每个人都擦亮了眼睛,看她如看名贵瓷器怎样被时光的软布擦拭得越来越亮,灿烂辉煌,直到有人语重心长,提出人生四原则。那个人说:“做人要分四步走:第一,坚持,第二,坚持,第三,坚持,第四……放弃。千万千万,要记得。”
一瞬间豁然开朗。长久以来,我们的思维都进入了误区,总觉得执着是好的,坚持是好的,百折不挠是最好的,要想达到目的,这是最有力的“捷径”了:只要执着、坚持、百折不挠,就一定能“1+1=2”,奋斗和成功之间可以直接画等号。
哪有这回事呢?
一次作协会上,我结识了一位文友,她头发花白,皱纹纵横,看不出多大年岁,反正儿子都快大学毕业了。她告诉我,自己从十几岁走上文学之路,到现在“发表了十几篇文章呢”!而且这好几十年的工夫,攒了满满两大箱子的手稿,大部分纸页都发了黄,就等着有一天能够大名远扬,以往的这些东西就可以全部拿去发表。
她一边说,一边拿出厚厚一摞文章让我看:文笔嫩,主题老,用写报告的手法写小说,用歌颂太阳的口吻写散文,居然像这样写啊写地写了一辈子,这可怎么得了?
她一边端详我的脸色,一边问:“行不行?好不好?”
我支支吾吾地说:“还,还不错。”
她受了鼓励,说:“谢谢你!我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我吓一跳,条件反射地叫:“别!” “为什么?”
看着她探询的目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精神我很敬佩,可是,她的做法却是错的。爱一个人,爱一件事,爱一份事业,爱到全情投入,那敢情好,可是一定要有一丝丝的理智用来衡量值不值得。文学是高尚的,这不错,文学是神圣的,这也不错,可是,文学也很凉薄,为她献身,她还得考量一下,你有没有这个底气和这个本事呢?虽说“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毕竟不是随便哪个凡人都能出将入相的。所以,不要盲目献身啊。
她生气了:“连你也小看我?你怎么就知道我得不了诺贝尔文学奖!”
我被噎住了。
很多时候,我们的人生就毁在了过分执着上。所谓“百折不挠”,那是有前提的。不用说,方向错误一定会南辕北辙,可是就算方向正确又怎样?一路冲着顶峰狂奔而去,能不能攀上顶峰不说,那份不肯左右枉顾的劲儿,会屏蔽掉沿途多少大好风光?
其实,从内心深处来讲,人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会大略估量得出自己和顶峰之间的距离。可是有时候明知差得很多,仍会受所谓“百折不挠”的蛊惑,拼命往前跑跑跑,心里想着就算到不了顶,也是挺悲壮的,为了这份悲壮,累死也值得。
真值得吗?还是在害怕?怕中途放弃会被人笑,怕半路转身自己后悔,怕来怕去,如骑疯虎,下不来了。整个坚持的过程,其实就是在拔河,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命像条绳子,被抻着、拉着、扯着、拽着,然后“嘎嘣”一声,断了……
做人总要明智些,适当地示弱、认输、放弃,并没有什么不好。“坚持”这回事,做到九十九分就可以了,留下一分力气好转身;“执着”这张试卷,答满九十九分也就足够了,留下一分,好回头。为什么非得要百折不挠?九十九折之后,爬起来,拍拍土,步向另一个方向,既尊重了生命,又善待了生活。
这,大概就是一百步和九十九步的区别。

不能揣测她为何还愿意继续任务,或者不甘生命的苍白,又或许还有一丝希冀的火光。电影院里嘲弄的表情,欲哭无泪的悲愤。脚边有成片的饿殍,却没有人知道她曾为他们的义无返顾。她爱着这陌生的人们,却没有一个人来爱她。她被廉价的推到风口浪尖,同志,甚至爱人,只不过是她悲剧的刽子手。为了圣洁,她成了妓女。­

舍身忘死,不过是一个人的良知。从来不愿当一个英雄,也终究不是英雄。她不过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于是,当有一个人真正爱她,小女人的心活过来了,竭力抵抗,终究赢不了爱的侵略,什么大义,什么崇高,又与她何干。是她征服了他,还是他征服了她?也许都不是,他们都只是凡人,在十字路口转身,只留下一个淡淡的印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