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bet / Blog / 10bet / 不到一个月,」刚刚皈依佛门的小和尚不解的问

不到一个月,」刚刚皈依佛门的小和尚不解的问

佛在心中

和尚故事六则

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我眼里的世界是三个光头,寺庙的后山是我唯一能去的地方,那里长满了满山的野柿子。时常听师父说外面的世界正在打仗,我不明白打仗是什么,但我听到这话时,师父的光头皱成了一团,像寺庙外的风云,光泽而又惨淡。
  我是一个小和尚,已然不记得自己的身世。我问过师父,我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师父总是笑着,他的手指划过我的胸膛,指着我的胸口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说:你的家在这里。我不明白,又要问时,师父撇过头,面朝天涯,我看到师父的背影,似乎藏着一座宝藏。
  我有两个师兄,他们的光头与师父的一样,又大又圆,像是天边的太阳,我很羡慕,也很期待,期待什么时候我的光头才会又亮又光。师父时常问我:你眼里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想了想回答他:是——光头。师父微笑不语,又是摇头又是点头,我又回答:是寺庙,是后山的野柿子。师父就问我,柿子是什么味道,我说,又苦又涩,师父摇头,并没有再点头,师父最终告诉我,等外面的世界不再打仗了,就带我出去见识。
  我有两个师兄,大师兄有着一身肌肉和高强的武艺,大师兄不爱说话,但他最疼我。记得有一次我被困在后山的山洞里,师父他们找了我两宿,二师兄说我肯定被狼叼走了,却是大师兄在找到了我。那时我已经饿了三天三夜,大师兄找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吃了三天的野柿子了,嘴里又苦又涩。自那以后师父便禁止我外出。我经常会见到二师兄找大师兄切磋,但无疑每次都败下阵来。二师兄就很瘦小,但他有个毛病,他喜欢用那双粗糙的大手抚摸我的光头,然后笑着说,还是个小和尚。
  外面的世界经常传来连绵不绝的鞭炮声音,有时候夜晚也会忽然响起。我很好奇,跑去问二师兄,是不是又要过年了。二师兄的脸色由红到白,像山里熟透了的野柿子,又像是天边的风云,惨淡无光,他依然用那双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光头,声音有点嘶哑的重复了那句我听了无数遍的话:你还是个小和尚。我又去问大师兄,大师兄还是在寺院里舞着那根粗壮的棍子,我很羡慕他,时常追着他学习武艺,大师兄很有耐心的教我,让我跟着他练习,大师兄总是叹息着对我说,生于乱世,总该学点功夫自保的。大师兄的身姿在院子里来回摆动,嘴里喊着呼呼声,我就跟着后面模仿。大师兄似乎也听到了远方的鞭炮声,他看着外面的风云,声音很沉重的告诉我:过年,还很远,很远。
  那几天,外面的世界并没有传来鞭炮声,师父又要带着师兄们化斋去了。很多年之前寺庙会来很多人,祈佛上香,寺庙就靠着这点香火钱维持生计。师父教我做人,他说世界是一缕浮萍,万物都是平等的,灾难祸福,都只是佛前的一炷香。后来过了许多年,外面的世界忽然传来了轰鸣的鞭炮声,自那以后就很少有人来寺庙上香了。师父站在佛祖面前,低着头连连念了一整天的阿弥陀佛;大师兄在寺庙里,没日没夜的舞着那根粗壮的棍子;二师兄依然会摸着我的光头叹息着说,可惜了,还个小和尚。这次临走时师父叮嘱我,呆在寺庙别下山。大师兄说,要勤于练武。二师兄依然摸着我的头,告诉我,等我不再是小和尚时,我就可以跟着他们一起下山了。我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远去,没入了云层中,我的心,似乎也跟着走了。
  寺庙又空了,我又成了这个世界的孤儿。师父说我本来就是个孤儿,他是在寺庙的门口捡到的我,那时的我被一层厚厚的棉被包裹着。师父在寺庙里等了一个月,始终没见来人把我领回去,于是我就留在了寺庙。后山是我唯一能去的地方,我经常站在后山的山顶,向远处眺望,我觉得外面的世界一定很丰富。
  师父回来时,带回来了我爱吃的白面窝窝,还带回来了一个与我一样大的孩子。那个孩子留着长头发,脸色很苍白,眯着眼躺在大师兄的怀里。师父的脸色很疲惫,他叫我把寺庙的大门关紧,说没有他的命令谁都不许开门。我跟着在师父后面,眼里的世界少了一个光头,才发现不见了二师兄的踪影。我问师父二师兄去哪里了,师父的脸色像那个孩子的脸色一样苍白,但他很平静的告诉我,你的二师兄去了一个没有打仗的世界。
  师父指着昏迷不醒的孩子告诉我,她是个女孩子,让我好好照顾她。我问女孩子是什么。师父说等我再长大点就明白了。大师兄说这个女孩子受了惊吓,要在寺庙呆一段时间。说完就和师父走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女孩子,非常好奇。女孩来的第一天脸色很苍白,师父吩咐我把化斋得来的大米熬成了粥水,一点点灌进女孩的嘴里。第二天,女孩的脸色就成了熟透了的野柿子,红润有光泽。
  女孩昏迷了两天两夜,第三天早晨天她醒过来了,我站在床檐边把头抬的很低很低,她睁开眼看了我,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我很惊喜着慌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师父。师父来的时候,女孩的脸色又恢复了苍白。师父双手合十,告诉她安心在寺庙呆着,哪里也别去。女孩依然躺在床上,两眼无神,我分明见到她的泪水,一点点的从眼角溢出,不断的,不断的流着。师父叹了一口气,吩咐我好好照顾她。
  女孩来的第四天,寺庙的食物就只剩一个白面馒头了。师父分开两半,一半给了我,另一半让我拿给女孩。我很好奇的问师父,她是个哑巴吗?为什么一直不说话。师父摇了摇头,叹息着告诉我,她像我一样,一样是个孤儿。
  自从那年外面响起了鞭炮声,师父已经不再禁止我去后山了,我时常跟着二师兄,去后山摘来野柿子,没有食物的寺庙,就靠着野柿子充饥,那段时间我的嘴里苦的都能吐出柿皮。我拿着馒头走进女孩的房间,老远就听见了一阵哭声,哭的声音很动听,也很凄惨,像是外面的大雨,又急又密。我很着急,很奇怪,也很惊喜。连忙把手中的馒头递给她,笑着说道,原来你不是个哑巴。她看着我,把我递给他的馒头丢在地上,馒头在地上分开了两半。我很恼怒,觉得她很可恶,捡起来又递给她,告诉她:哑巴,这是寺庙唯一的食物了。女孩子哭了一阵子终于不哭了。
  女孩哭完就开始吃馒头,我笑着看着她,觉得她吃东西的摸样很斯文。她吃的很匆忙,我舔了舔嘴唇,口水也流了出来。女孩吃着吃着,就听到我肚腩传来的咕噜声,然后把剩下的馒头递给了我。我摇了摇头,摸出来一个野柿子放入嘴里,一边艰难的咀嚼着一边告诉她,我有这个。
  女孩很奇怪的看着我手中的柿子,问我:
   “这是什么?”
  “这是柿子。”
  “好吃吗?”
  “好吃!“
  “那能给我一个吗?”
  “不能!”
  “我跟你换。”
  女孩说完,把剩下的馒头递给我,我想了想,最终拿了一个给她。她咬了一口,连皮带肉全部吐了出来。
  “什么味道?”我问她。
  “呸呸呸!”她连呸了三声,告诉我好苦。
  我笑了,又把馒头还给她,问她什么东西不苦。
  “冰糖葫芦!”
  “冰糖葫芦是什么?”
  “就是圆圆的,甜甜的,酸酸的果子。”
  “你经常吃吗?”我口水流了一地,只能使劲的嚼着柿子。
  “嗯!以前经常吃。”
  “那你还有吗?”
  “没有了。”
  她说完,眼神也暗淡下来了。她告诉我,自从那些人来了之后,卖冰糖葫芦的人就不在了,什么都吃不到了。我又问她,那些人是什么人。她似乎很惶恐,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于是话题又转开了,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觉得她不再那么可恶了。
  “这是哪里?”她瞪大眼睛看了看四周问我。
  “这里是寺庙,是我长大的地方。”
  “你是和尚吗?”
  我笑了笑,忽然想起二师兄,于是我告诉她:我还是个小和尚。
  我又好奇的问她:“你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吗?”
  她点了点头。
  “打仗是什么?”我撑着双手问她。她仔细的看了看我,告诉我,打仗就是放炮。我问她是放鞭炮吗?她一把把我推开说,很恼怒很气愤,大声喊着:
  “不是,是用大炮,用枪。”喊着喊着,我看见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我有点不知所措。
  “打仗跟放鞭炮有什么区别?”
  她蹬蹬地从床上爬起来,站的很高很高,指着那远方,那外面的世界,用很大的力气说:
  “放鞭炮是过年了,大炮和枪能打死人的,打死了好多了。”我被她的神情吓到了,然而我又很疑惑,又问:“你也打过仗吗?你从哪里来?”
  她似乎很不情愿回答我这个问题,她指着北方说,我从那里来的。我明白,师父说北方也在打仗。我又问她,你是怎么来的。她就好像想到了什么,一屁股坐了下来,声音很沮丧,沮丧中带着惶恐,说是一个瘦小的和尚救了她。
  这天夜里,方丈把我找来,嘱咐我让我照顾这个女孩子,因为厨房里已经没有米了,他和大师兄又要出去化斋了。我摸着自己的光头问师父,二师兄去哪里了。师父叹了很长一口气,他的手不断在我的光头上抚摸着,像是二师兄的大手,又温柔又粗糙,用一股很平静的语气告诉我,二师兄去了一个没有打仗的世界,那里很太平。我想了想,不明白。师父交代我,关好寺庙大门,如果来人了就带着她藏起来。
  寺庙又空了,我不再是这个世界的孤儿。女孩子跟着我,我带着她走遍了寺庙,告诉她这就是我长大的地方。随后我又拉着她去了佛堂,告诉她如果有心事可以告诉佛祖。
  “佛祖是谁?”她跟着我跪下,瞪着大眼睛看着佛祖问我。
  “是释迦牟尼,他能满足你的愿望。”
  “你有愿望吗?”她跟着我拜了佛祖,又问我。
  “有!我的愿望是跟着师父出去化斋,还有——”我对她一笑,舔了舔嘴唇告诉她我也要吃冰糖葫芦。女孩捂着嘴咯咯笑着,我告诉他佛祖很灵的,有什么愿望都可以帮你实现。她信了,我见她学着我的摸样,双手合十,我听到了她口中的愿望。
  “愿这个世界不再打仗。”
  师父出去的第一天夜里,外面传来了大炮声,女孩告诉我那不是过年的鞭炮声,而是外面的世界又在打仗了。我很想念师父,想念大师兄和二师兄,我告诉她寺庙的故事,又带她去到后山,指着满山的野柿子,向着天边的风云告诉她,这就是我的世界。
  “这里好美。”她惊叹着,随着我的目光看向了远方。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我问了一个我一直想要知道的问题。
  “是——”
  “是什么?”
  “没有这里美。”
  “那是——?”
  “哎……“她叹了一口气
  “是什么?”我又问。
  “是硝烟,大火,是大炮的轰鸣声,是——”
  她说着,又流泪了。我叹了口气,不懂她口中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模样。
  我选了一些熟透了的野柿子,用衣角擦干净递给她,见她不在流泪,问她:
  “苦吗?”
  “不苦。”
  “等师父回来,我们就有窝头吃了。”
  师父是被一群人压着走进寺庙的,大师兄被捆了个结实,衣服上血迹斑斑。那群人一脚踢开了寺庙的大门,我很远就听见了外面脚步声,我拉着女孩躲进了大院草堆里,那个带头的穿着一身绿装,戴着一顶尖锐的帽子,手里拿着一把长长的弯刀。我和女孩在草堆里,露出两双惶恐的眼神。
  那人一进大门,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话,随后一群人急匆匆的分散开来,他们进了寺庙的各个角落,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过了良久,那些人又回到了大院。
  “巴嘎!”那个带头的人很气愤,一脚,师父被踢倒在地。大师兄被两个人按着。
  “那个女孩在哪里?不交出来我今天送你去见佛祖”那人问我师父的时候,语气很生硬很别扭。我身边的女孩动了一下,我生怕她会叫出声来,赶紧把她的嘴捂上了。
  师父总说,人必然有一死,有的死的干净利落,有的轻于鸿毛,有的重于泰山。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问题是如何面对死亡,而不是逃避。如果到了那一天,他希望我坚强的活着,因为我还是个小和尚,人世间的灾难祸福,总该要去品尝一番,方能知晓我们为何而死,为何而活。师父说酸甜苦辣,一切都在外面的世界里,就像后山的野柿子,苦涩而又甘甜。
  “老秃驴,你们好大的胆子!”那人又说话了,很气愤的样子。他又指着大师兄,甩了一个大嘴巴,口中呸呸不已。
  “你打死了我十几个兵,还差点坏了我的大事,你武功不是很高吗?”
  那人嘲弄着,又给了大师兄一个耳光,大师兄的嘴角渗出了一滴血,流到了嘴边,滴进了寺院的泥土里。大师依然挺着胸膛,我从来没有见过大师兄的眼神是这么的刚烈。
  “呸!”大师兄一口唾沫喷在那人脸上,那人哇哇大叫,几个人对着大师兄拳脚相加。
  拳脚相加之后,大师兄就被吊了寺庙的房檐下,摇摇晃晃,大师兄的光头像是天边过路的云彩,白的纯洁。
  那人指着大师兄,哈哈大笑着,又指着师父说,不教出女孩今天就送他上西天。
  “阿弥陀佛。”师父抬头。他看了看寺庙的每一角,脸色很平静。他说:
  “你去吧,告诉佛祖,我随后就来。”
  师父说完,闭上了眼睛,院子里除了呼吸声,再也没有其他声响了。

某年某非著名寺庙突然传出消息说这里的佛祖显灵了,能开口回答信徒的问题。于是,每天从四方赶过来烧香的信众云集在寺庙外等待开庙门。

过客问一名整日囚在寺庙中颂经的小和尚∶「难道你不愿意到外面的世界去吗?」

1.和尚还俗

排在队首的是一名男子,据说他不吃不喝在这排了两天的队才抢到了这一天排在第一的机会。庙门一开,负责收门票的和尚开始叫号:“一号儿进去”

「为何?」刚刚皈依佛门的小和尚不解的问。

一个和尚因为耐不住佛家的寂寞就下山还俗去了。

一号听到声音,原本惺忪的睡眼顿时明亮了起来,整理好衣冠,然后三步一拜来到佛像前说道:“佛祖啊,您看在我这么虔诚的份上,你就帮帮我吧,因为没钱,我每天都痛苦不堪,整天想着如何赚钱,却始终贫困潦倒”

「外面的世界宽敞明亮,要什麽有什麽,不愁吃喝,你何必在这里做苦行僧呢。」

不到一个月,因为耐不得尘世的口舌,又上山了。

佛祖摇摇头,微笑到:“给你说说我在舍卫城的经历吧,食时,著衣持钵,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看到没,我都没发过财,我哪里晓得发财之道咯,所以你要放下这个念头。好了,下一个”

「可我现在也很好啊。我每天一心向佛,佛祖赐我屋檐遮挡风雨,风不吹头雨不打脸,还可以天天和师父交流得道的乐趣。」

不到一个月,又因不耐寂寞还是去了。

二号笑眯眯地走了进来,对佛祖言道:“我前几天做了一个梦,梦见您离地三寸,脚踩莲花,腾空而起,我高兴坏了,我想着肯定是您在感召我,所以我赶紧来这还愿”

「可是你自由吗?」小和尚沈默了。

如此三番,老僧就对他说,你乾脆不必信佛,脱去袈裟;也不必认真去做俗人,就在庙宇和尘世之间的凉亭那里设一个去处,卖荼如何?不必拘束於佛门戒律。

佛祖道“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通俗点说,你见到的可能是假如来。好了,下一个”

於是,过客从怀里掏出一扇门,并且以胜利者的姿态把小和尚带到了外面的世界。安排在了一处豪华奢靡的人家。

这个还俗的人就讨了一个小媳妇,支起一个荼店。

三号是一个学生模样的人,进来愁眉苦脸的样子,说“佛祖,我毕业好几年了,但始终工资很低,前几天女朋友也不要我了,我已经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信心了”

一年後,过客突然想起了小和尚,便去看他。

细心经营下去,也得了不少的茶资,竟也深得善男信女得推崇。

佛祖道“小伙子,年纪轻轻的怎么能没有信心呢!莫作是说,如来灭后,有持戒修福者,于此金刚经章句,能生信心。你照着我说的做吧”

他问小和尚∶「啊,我的佛祖,你过得还好吗?」

日子就这麽简单的过著。

四号在外边等急了,三号刚一转身他就冲了进来,忙跪倒在佛祖面前,道:“我每天在家打坐念经,但我的心中仍有无数的念头飘过,我始终无法静下来,我应该怎么做呢”

小和尚答道∶「我佛慈悲,我活得还好。」

这位还俗的和尚整日里下看尘世,上听佛音,不半年之後突发念头,变卖了茶摊儿,於一日奔进庙里拜倒在老和尚面前,口称师傅我佛已然度我。

佛曰“善哉善哉,汝今谛听,当为汝说,汝应如是住。如是降服其心,然后微笑看着四号,听懂了吗?”

「那麽,你能谈谈在这个精彩的世界里生活的感受吗?」过客表现的很真诚地说。

老和尚拉他起身的时候默然发现他已经坐化了,终成正果。

四号“啥?您说的啥??”

小和尚长叹一声,说∶「唉,这里什麽都好,只是这寺庙太大了,我每天早上一醒来就看见满院子的佛光普照,比起我待的那个小寺庙好多了。」

老和尚双手含掌。念到∶佛本无缘,缘由心生。

佛祖“回家慢慢琢磨吧,下一个”

说话间,小和尚已然入定。

2.小和尚

五号看起来很有钱的样子,进来后当即从口袋中掏出几把钞票放进了功德箱中,然后对佛祖道“世尊,我一生都在布施,我也不图别人回报,但我已经生了五个女儿了,我只想要一个儿子”

一位老和尚,身边聚拢著一帮弟子。

佛祖说“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所谓不住色布施,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施主,不要著了相,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这一天,他嘱咐弟子每人去南山打一担柴回来。

六号是一位母亲,她是来为自己即将高考的儿子祈福的,问如来:“世尊我儿子要高考了,希望佛祖能告诉我一些能提高他成绩的方法”

弟子们匆匆行至离山不远的河边,人人目瞪口呆。只见洪水从山上奔泻而下,无论如何也休想渡河打柴了。

佛祖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法无定法,他得自己悟,懂吗?”

无功而返,弟子们都有些垂头丧气。唯独一个小和尚与师父坦然相对。

七号进来后就跪下了,悄悄的说“佛祖啊,您能告诉我明天双色球的中奖号码吗?我要是中了我肯定给您供奉一座大大的寺院,给您的佛像镀金,让您享受万方供养”

师父问其故,小和尚从怀中掏出一个苹果,递给师父说,过不了河,打不了柴,见河边有棵苹果树,我就顺手把树上唯一的一个苹果摘来了。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老和尚便责问,出家之人怎能妄取无本之果。

七号还是不死心“您悄悄的告诉我,我保证不和别人说是您说的”

小和尚答道∶师命有所不从,皆因尘缘不清造化弄人,我得无本之果,使之皈依佛门净地,不为俗世玷污。虽初衷未果,然弃不期之期,得天意而顺其自然。

佛曰“过去心不可得,放下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送客”

老和尚畅然。

八号是一个在家修行的居士,进得大殿后恭恭敬敬的跪在佛前,道:“佛祖,我一生皓首穷经,钻研佛法,但始终不得要领,终究悟不了道”

後来,这位小和尚成了师父的衣钵传人。

佛祖言道“不要执着,要放下。道不在佛经里面”

3.佛在三十年後等你

居士答道“我佛慈悲,佛祖的意思是我要放下佛经?”

一个年轻人离开故乡,开始创造自己的前途。

佛祖答道“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

少小离家,云山苍苍,心里难免有几分惶恐。

居士答道“还是不明白,望佛祖明示”

於是他在出发前特地拜访了本地最有名气的一位老和尚,请求指点。

佛祖答道“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你还需要悟”

老和尚正在河边临碑练字,用一根树枝在沙地上挥毫写意,见年轻人讨问前程,就随手写了两个字「无畏」。

该到九号了,大殿里的小和尚看了看表,快到吃饭时间了,于是和外面的人说道,佛祖也要休息,只进来最后一个了,其他人下次再来吧。

老和尚并未擡头,只是对他说∶「人生四字秘诀,老朽先给你一半,已够施主半生受用。」说完便又信自摹字。

九号心中暗自惊喜,我一定要抓住一个机会问一个大问题,于是白佛言“如来,您法力无边,我也想像您一样去普度众生,我们凡人也能成佛吗?”

年轻人便觉失落,不甚理解的离开了。

佛说“可以,你听说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每个人都可以成佛的”

三十年後,这个年轻人已有了一些成就,当然也添了很多伤心事。

九号大喜“那我们怎样才能成佛呢?”

归程漫漫,近乡情怯,他又去拜访那位老和尚。

佛祖答道,“心即是佛,佛即是心。你要修心”

可是老和尚几年前已经过世,僧人取出一个信封交给他,说∶「这是师父生前留给你的,说施主日後必然来取,请施主自行打开吧!」

“怎么修?”

年轻人一振,慎重地接过来拆开封套,只见里面赫然两个字「无悔」。

“佛在心中莫浪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只向灵山塔下修。好了,不早了,送客”

年轻人顿感万念攒心,涕泪交加,回想自己三十年所得所失,竟然在老和尚一念四字之间,不由得敬由心生,留意已决。

小和尚把九号送走之后,又往大殿外看了几眼,发现没有外人,于是悄悄的跑到佛像后面小声的说一句,“师傅,人都走了,你可以出来了”只见从巨大的佛像背后缓缓走出一人。小和尚赶紧迎了上去说道“师傅受累了”,那人答道:“不累,我这也算是为佛祖解忧了,他们问的问题多让佛祖为难呐。走,吃饭去”师徒二人高高兴兴的离开了大殿,大殿里的哪座佛像还是那般雄伟,微笑着默默不语,似乎在看着他们两人。只是殿外挂着的两幅对联倒是很能应景,上联是,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下联是,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物。

五年之後,同道僧人拿一贴佛寓告已经出家的年轻人,请接住持之事。

不解,僧人告曰∶自施主三十年前前来求解,老住持已算准施主今日。

十年後,这位年轻人终成一代宗师。

4.建造自己的房子

有个寺庙里的老木匠准备退休。

他找到住持,告诉住持,说要离开寺庙,回家与妻子儿女享受天伦之乐。

老住持并未有舍不得的意思,问他是否能帮忙再建一座房子,老木匠说可以。

但是大家後来都看得出来,他的心已不在工作上,他用的是软料,出的是粗活。

房子建好的时候,老住持把大门的钥匙递给他。

「这是老纳送给施主的房子。」

「请施主不必客气。」

老木匠震惊得目瞪口呆,羞愧得无地自容。

自此以後,老木匠再未言及回家之事,一心向老住持学习,颇具慧根,不日之後已经心纳万物,包容天下。

老木匠在小寺庙做工三十年,後勤心修行愈五十载,无疾而终。

5.小贩与小和尚

从早晨起就大雨滂沱,寺庙外面的路边几个卖小吃的小贩一直无生意。

快到中午,卖烤饼的大概是饿了,就吃一快自己烤的饼。他已烤好一大叠,反正也卖不出去。卖西瓜的坐著无聊,也就敲开一个西瓜来吃。卖辣香乾的开始吃辣香乾。卖杨梅的也只好吃杨梅了。

雨一直下著,四个小贩一直这样吃著。

卖杨梅的吃得酸死了,卖辣香乾的吃得辣死了,卖烤饼的吃得渴死了,卖西瓜的吃得肚皮胀死了。

这时从雨中慢慢走来一个年轻的小和尚,他从四个小贩手中将这四样东西都买齐了,坐在附近的亭子里。

四个小贩看到小和尚有香的有辣的有酸的有甜的,一番狼吞虎咽的样子,看上去味道好极了。纷纷留下了口水。

忽然从四面里面传来了呵斥声∶「慧生,你师弟哪里去了?」是一个长者的声音。

「回禀师父,刚才慧生师弟见门外几个小贩,说是教化他们去了。」一个年轻的声音答道。

当亭子里的小和尚起身离去的之後,四个小贩已经在吃著相互手里的东西了,那样甜美的味道让他们感到很开心。

而那位小师父却在唱经阁开始打坐了。

6.佛在心中

过客问一名整日囚在寺庙中颂经的小和尚∶「难道你不愿意到外面的世界去吗?」

「为何?」刚刚皈依佛门的小和尚不解的问。

「外面的世界宽敞明亮,要什麽有什麽,不愁吃喝,你何必在这里做苦行僧呢。」

「可我现在也很好啊。我每天一心向佛,佛祖赐我屋檐遮挡风雨,风不吹头雨不打脸,还可以天天和师父交流得道的乐趣。」

「可是你自由吗?」小和尚沈默了。

於是,过客从怀里掏出一扇门,并且以胜利者的姿态把小和尚带到了外面的世界。安排在了一处豪华奢靡的人家。

一年後,过客突然想起了小和尚,便去看他。

他问小和尚∶「啊,我的佛祖,你过得还好吗?」

小和尚答道∶「我佛慈悲,我活得还好。」

「那麽,你能谈谈在这个精彩的世界里生活的感受吗?」过客表现的很真诚地说。

小和尚长叹一声,说∶「唉,这里什麽都好,只是这寺庙太大了,我每天早上一醒来就看见满院子的佛光普照,比起我待的那个小寺庙好多了。」

说话间,小和尚已然入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