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bet / Blog / 10bet / 没有规章制度的学校,对符合当地政府规定接收条件的进城务工人员的随迁子女
10bet 1

没有规章制度的学校,对符合当地政府规定接收条件的进城务工人员的随迁子女

我愿长跪不起——记三个投身农村教育的热血青年

我愿长跪不起——记三个投身农村教育的热血青年

  《焦点访谈》2010年9月29日完成台本

10bet 1假借“家长协会”名义,忽悠赞助多媒体设备

师生关系看来不错,但两个年纪轻轻的大学生,怎么能一分钱不要,在这里教上一年半?他们靠什么生活?他们能呆多久?如果他们走了,这些学生怎么办?学校怎么办?

“怎么能保证这些捐款都用在正地方,学校有会计么?有财务制度么?”

  ——捐资助学还是捐资上学

一条名为“敛财有方,家长就这样被娄底一中‘自愿捐款’300元”的网帖21日经湖南红网论坛首发后,立即成为各大网站热帖。帖子称,娄底一中初二年级要搞多媒体教学,号召“家长本着完全自愿的原则,每个学生家长自愿捐款不低于300元。”

坐在杨华家的小木椅上,杨华向我讲述他办学的经过。

“没有,我们也不需要,都是我们三人商量着办,不用谁来监督,全凭自觉。”

  演播室主持人 侯丰:

记者赶赴湖南娄底市进行调查发现,网帖反映内容是属实的,娄底一中11个初二班级的很多学生都已交了300至500元的“捐款”。对此事,娄底市教育局表示将进行彻查。

杨华上中专时就喜欢教育,经常看这方面的书,总感觉自己在教育上能干出点什么。周围贫困孩子上学的艰难,在校学生的厌学怕学弃学,老师发不出工资,师德的堕落,所有这一切都刺激着他。那年,正好中央电视台曝光他们利辛县辍学率高,于是他就想办一所学校。“我倒要看看,是学生的事,还是教育的事。”后又看了《一个也不能少》,他当即从干了两年的制药厂辞工,决心回家办学去。

这是一个没有稳定资金来源,没有固定师资,没有自己校舍,没有规章制度的学校!

  大家好,对于许多在异地务工的人员来说,随迁进城孩子的就学问题是他们最操心的事了。针对这些孩子就学难和学校乱收费的问题,今年4月21号,教育部、国务院纠风办、监察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出了《关于治理教育乱收费的实施意见》。其中规定在义务教育阶段,对符合当地政府规定接收条件的进城务工人员的随迁子女,要按照相对就近入学的原则,统筹安排在公办学校就读,免除学杂费,不得以借读费等名义乱收费。也就是说,要和当地孩子享受同等的待遇。

学生——

2000年第一天,杨华在村里贴出一张招生启事,招收因家贫失学、厌学怕学的小学毕业生,免收一切费用。老师都是他的哥们儿。学校起名叫“复兴学校”,取“为中华之崛起,为民族之复兴”之意。

“你是怎么把两个老师骗来的?”

  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一些学校对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入学的乱收费现象依然存在。

老师虽然说捐款是自愿,但也说了“不捐款的同学上多媒体课时,就站到外面”

教室是杨华花钱租的,黑板是往墙上刷的黑漆,板擦是学生家长缝的,课桌和凳子是学生从家里搬来的,课本是别人用过的旧课本。学校没有任何设备,只有两台旧586电脑,学生每星期能轮上十几分钟上机时间。

两个老师下课回来了。学校的上课时间,根据农村人习惯,早上6点到8点,上午10点到12点,下午3点到5点。

  解说:

22日下午,记者在娄底市第一中学了解到,学校11个初二班级中,多数班级的学生不少都已交了300至500元的“捐款”。

“学校就打算这样维持下去?”我问杨华。

我问杨华:“你是怎么把这两个老师从北京骗来的。”

  刘先生是一位外地来京务工人员,2001年他和妻子来到北京,在这里工作、生活了10年。今年他们的孩子该上小学了,为了让孩子能够享受到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他们办起了所需要的相关证明。

初二43班的一位同学出示了一张粉红色的“致初二年级家长的一封信”,信称:绝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初二年级是娄底一中唯一没有参与多媒体教学的年级,呼吁家长们自愿捐款不低于300元。信末落款为“娄底一中初二年级家长协会”。

他嘻嘻地笑:“是啊,老师不要工资,学生只交点书本费,将来影响大了,还会有新的老师来,教学效果好了,学生也会越来越多。”

“原来的哥们儿都是中专毕业,态度认真,能力不行,于是我就到北大去了,我想那是新文化发源地,一定能找到好老师。”

  刘先生 学生家长:

该同学介绍,21日下午,老师给每个学生发了这封信,要求第二天就交钱,并在信下方的回执单上填上“某班某同学的家长承诺自愿捐款”,一并交给老师。截至22日下午,初二45班有28个学生交了“捐款”,而初二47班收到了超过10000元的“捐款”。

“还能找来不要工资的老师?”

殷永纯说,他是在北大三角地碰到的杨华。杨华给他讲自己办学的经过,当时北大有不少谎称自己家庭困难骗人钱的,不知为什么,殷永纯就相信了他。他说杨华那天背着个大包,一副农村人模样,从头天下午上车就没吃饭,一直饿到第二天晚上,渴了就喝自来水。

  包括我们在老家开了证明,就是证明我们这个孩子在老家无人看管,需要在北京借读。还有在我们所居住地的村委会的证明,包括我们在四季青政府,他们管教育这个科室开的这个借读证。我们都拿着这些证去的报名的时候。

学生们对此议论纷纷。有人说,现在已经是初二下学期,初三可能就会搬到另一个校区。即便真的安上多媒体教学仪器,自己根本就用不了几天。一位女学生说,自己回家把这封信给父母看时,还被妈妈骂了一顿。一位男同学则说,老师虽然说捐款是自愿,但也说了“不捐款的同学上多媒体课时,就站到外面”等话。

“能,”他肯定地说,“老师来了以后,学生的爱和情感会感染他们。”

殷永纯是99届北大法律系毕业生,当年以全省第二的成绩考上北大,但他根本不喜欢法律。毕业后他去了深圳,给一家美国公司搞推销,干了两月业绩不佳,就回家乡了,为了充实自己,他回母校补习电脑。

  解说:

校方——

“如果人家不被感染呢?老师也要生活呀。”

杨华要找教育部反映农村教育状况,殷永纯告诉他找也没用,还说杨华没有资格要青年志愿者。

  刘先生的家在北京市西四环四季青桥附近。这里有一所公办小学——海淀区田村中心小学。今年5月份,他给孩子在这所学校报了名,随后学校通知孩子去面试,

并不知情,已责令各班把收上来的钱退回

“肯定会感染的。”他好像很有信心。

两个人谈得很投机,殷永纯就想跟杨华回来看看,结果在杨华家住了半个多月,喜欢上这儿了。临走他说回去看看没事就回来,等再来时,又带回了赵志雄。

  刘先生:

娄底一中称,学校对捐款的事并不知情,是部分家长自愿发起的。娄底一中副校长曾佑平说,22日下午,学校已组织初二年级所有班主任召开会议,责令各班把已收上来的钱退回。同时,在网上发表回复称:学校对此事“不支持、不组织、不参与。”

“为什么学生多了学校就能运转?”

赵志雄是被殷永纯“骗”来的。开始殷永纯跟他说这边工资很低,后来又说不给工资先应付一下。而赵对这些并不在乎,他说,你都来了,我怕什么。他当时正厌恶城市生活,在城里,他觉得自己总在寻找,却总也找不到,好像社会根本不需要他,正好到农村静静心,借机整理一下自己。

  5月份当时去的时候他说要面试,家长随同。去了之后,面试完了之后他说还要复试,面试完了没有问题。在6月12号、13号就这两天,每天去的时候,他复试的时候就给你一个小条,他就说你家孩子一般,就是你赶快交钱去吧。

然而,校方也承认,学校高中所有班级、初一和初三的教室都已安装多媒体教学设备。其中,初二年级的11个班中,初二52班去年年底已安装这些设备,都是家长自愿捐款与学校筹资安装的。

“教学效果好,学生家长都愿意给我们捐款。”

赵志雄也是考上机械系不喜欢机械。“考上大学,对我来说并不是幸运,我根本不想读机械系,不知怎么就报了,我喜欢文科。”在北大经济学院听课时,他认识了殷永纯。

  解说:

尽管娄底一中号召捐款的倡议信落款为“家长协会”,但有网友指出,这种所谓的“自愿捐款”,实际是“挟学子令家长”。更有网友直言称其为“摊派”。

“你的学校开始收钱了?”看来“乌托邦”幻想没有资金支持也不行。

“如今我已经完全整理好了,状态也好了,但如果让我走,却走不了了。有人说,如果你走学生肯定会哭的,其实我也会哭的。我和学生的缘分很深,很可能要在这里呆几年了。”赵志雄说起来很动感情。

  这是刘先生所说的当时学校发给他们的小条,纸条的正面写的是捐资助学款办理处:“北京银行”中关村科技园支行,背面则注明了田村中心小学。

娄底市教育局纪委监察室主任罗雪华介绍说,22日上午,就有家长举报娄底市一中“让每个学生交款300元”的乱收费。目前教育局正在调查,如果是学校主导,会尽快彻查并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如果是个别家长自愿捐赠,也会加强管理。

“第一学期没收,从第二学期开始收,现在是每人80元书本费,100元捐款,捐款是学生家长自愿的。”

杨华在一边盯着问:“就不能在这儿呆一辈子?”

  记者:当时要求是交多少钱呢?

娄底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并不存在“家长协会”这个组织,因为协会需要到民政部门注册,才合法合规。目前,各学校只有“家长学校”,是方便学校和家长交流的一个途径,包括组织座谈、报告等活动。然而,红网论坛的网友称,家长协会其实是规避学校责任的幌子。

“是你暗示家长要交100元的?如果不交呢?如果家里困难呢?”

“一辈子不可能。”赵志雄很果断,杨华有些失望。

  刘先生:得交一万块钱。

一些对“捐款”不满的家长,最终选择交款。初二43班的一位同学介绍说,自己的爸爸说“打死也不交”,但最后妈妈让自己交钱。妈妈说,如果别的孩子都交唯独自己的孩子不交,担心孩子今后会受委屈。

“我没有明说,也有家里困难不交的,我们区别对待,交得起的交,交不起的就可以免收,这叫取之于学生,用之于学生,我们的学校要保持希望性质。”

“没有工资,你们靠什么生活?”

  解说:

疑问——

显然,杨华不知道希望工程是怎么回事,他一直称自己的学校为希望学校。

殷永纯回答:“衣服有学生给的,也有自己带的。刚开始夏天在房顶上,马路旁边,地里都睡过,这儿比城里空气好多了,现在吃住都在学生家里,家长都很热情,脚下穿的布鞋都是学生家长给做的,做了好几双,平时根本用不着花钱。”他说得很坦然。

  按照国家规定,符合条件的进城务工人员的随迁子女,在公办学校接受义务教育,不仅要免收学杂费,也不能以借读费等名义乱收费。但是田村中心小学却要刘先生缴纳1万元的捐资助学款,而有此遭遇的并不止他一人。

负债4000万元,财政拨款去哪儿了?

我翻看着那个破本子:“怎么都是100元,没人交50,也没人交200?你说区别对待,这不是都交了?”

  记者:你们家孩子交多少钱呢,进这个学校?

我国自2008年秋季开始实施9年义务教育免除学费、学杂费政策。有网友提出,一方面国家巨额投入减轻公众的教育负担,另一方面,掩藏在捐款、赞助等合理面具下的新收费方式,则在不同程度上销蚀政策效果。

杨华沉吟了一下:“也可能家长们自己商量过吧,没交的后来又都补上了。”

  学生家长:交五千元。

娄底一中初中教务科科长阳克余说,多媒体教学设备确实应该是财政投入、学校配置的,但一中的财务状况十分紧张,负债4000万元,每年利息包袱近300万元,无力改善教学设备。

  记者:交五千块钱。为什么有的交一万多元,有的交五千呢?

记者了解到,国家推广免费义务教育以来,国家财政按每个初中学生每年417.5元的标准给学校拨付办学经费。一位熟知娄底教育状况的业内人士指出,一方面基础教育学校经费紧张是实情,另一方面这些经费是否真正完全投入到教学上,也需要打个问号。

  学生家长:因为他不在那个学校,上学前班就多交一些。

一些基层教育界负责人指出,当前中小学公用经费的使用,缺乏审计等常规监督机制,这也可能使本来就不多的经费不能真正用到刀刃上。而这,也是家长“被捐款”事件发生的诱因。

  记者:没在那个学校上学前班就多交?

  学生记者:嗯。

  记者:你们家孩子是上了学前班?

  学生家长:对,我们是上了学前班就少交五千元。

  记者:你们到那个银行去交钱的时候,就看到像你们这样的交捐资助学款的人多不多?

  学生家长:特别多。

  记者:特别多,多到什么地步?

  学生家长:反正是排了一大队,22号、23号之前。过了那几天就不能再交了。

  解说:

  那么田村中心小学让家长们交的捐资助学款到底是什么钱呢?

  计景艳 北京市海淀区田村中心小学党总支书记:

  捐资助学款这个是本着家长自愿的原则。因为咱们是想教育资源是有限的,因为这个有限的教育资源,那您要是家长进到咱们的学校,外地的家长您自愿为了学校的发展,咱们可以捐一点钱,是这样。

  记者:完全自愿的捐资助学?

  计景艳:对。

  解说:

  然而,对于自愿为学校捐款的说法,一些家长并不认可。

  学生家长:我们没办法,因为人家要,我们孩子为了上学就得交。

  记者:不交孩子能进去吗?

  学生家长:就不能上了。

  记者:为什么呢,当时明确跟你们说的吗?

  学生家长:因为他说是国家规定的就叫交钱,不交就不让上了。

  刘先生:他一看你着急了,他就把你领到校长那儿去,校长说这是一项政策,一万块钱一分都不能少,你赶快去捐吧。

  解说:

  说是自愿捐资助学,但是学校不仅规定了具体的捐款数额,而且针对的也仅仅是非本地户籍的一年级新生。

  记者:如果他要是没捐这个钱能收他孩子吗?

  计景艳:因为是这样的,就是说咱们考虑到这些家长积极的热情,咱们的家长都愿意到咱们学校来。但咱们学校还是名额有限的,这个班级的容量是有限的,所以这些家长主动捐资助学,然后到学校来,那咱们当然就得先收这些家长(的孩子)。

  解说: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孩子顺利入学,家长们只能按照学校的要求去捐款,而且要把捐款凭证交到学校以后才能拿到孩子的入学通知书。

  学生家长:把发票给学校。

  记者:交完以后把发票给学校?

  学生家长:发票人家要收回嘛。

  解说:

  像刘先生这样的外地务工人员,很多人收入并不高,一下子拿出1万块钱交捐资助学款,对他们来说确实有困难。

10bet ,  其实今年4月21日,教育部等七部委发出的《2010年治理教育乱收费
规范教育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规定,义务教育阶段,严禁捐资助学与录取学生挂钩,严禁向学生收取与入学挂钩的任何费用。田村中心小学的做法显然不符合相关规定。

  记者:交了捐资助学款我肯定优先录取你孩子,这不就挂钩了吗?然后再给你设一个杠杆一万块钱,你必须得交,你交少了不行。交完以后还得把收据再返回到学校,证明我把这个钱交到北京银行了,学校才收你这孩子。这样的话明显显然违背了教育的同城待遇,包括义务教育免费的初衷。那作为学校的领导,你们制定这项政策的时候,不清楚国家的规定吗?

  计景艳:当然我们知道国家的规定。

  记者:为什么还这么收呢?

  解说:

  随着城市流动人口的增加,外来务工人员为城市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同时,他们随迁子女入学的问题一直是个难题,也是社会关注的焦点。正因为如此,北京市也出台了规定,要求对符合条件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和本地户籍的学生一样实行同城待遇。但是调查中记者发现,除了田村中心小学,还有其它一些学校也存在着要求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交捐资助学款的情况。

  学生家长:我们家孩子正好今年是刚入小学,我们就报了6个学校。

  记者:你了解的这些学校都有一个明确的价码?必须得交多少钱?

  学生家长:我报这几个学校都有,你看双榆树是六千元的,清河这学校是八千的,知春里是两万元,上地实验小学是五万元。后来我们想想,根据我们个人经济接受能力,后来就选择了这个八千的。然后6月22号去的海淀黄庄艺术大厦那个北京银行,交了这八千块钱。

  记者:也是到北京银行交的?

  学生家长:北京银行,统一的,海淀这几所学校。

  解说:记者了解到,这些学校的捐资助学款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这是当时这位家长交了八千块钱之后拿到的收据。收据上盖的是区教委的财务专用章。

  记者:这个捐款你们是自愿的吗?

  学生家长:我肯定不愿意交啊,因为孩子,毕竟上的是公办学校,公办学校目前来说如果是教育局,国家也发下了这个通知说不交这个费用,孩子可以来京,有这个证件的、暂住证什么的都办齐了都可以免费上学。但是到最后,我们不交这个捐资助学款还不行。以前叫借读费,现在只不过改了名称叫捐资助学款。

  解说:

  那么对于部分学校要求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交纳捐资助学款,并且违规与入学挂钩的情况,海淀区教委又是什么态度呢?记者以学生家长的身份,打电话给海淀区教委的监察科和督导室的工作人员。

  北京市海淀区教委监察科工作人员:

  原则上是不与入学挂钩的,然后是自愿捐助海淀教育。是您自己到银行交的还是交给学校,学校转交的?

  记者:自己到银行交的。

  北京市海淀区教委监察科工作人员:您不是自愿到银行去交的吗?这可不是海淀教委统一规定让您交的,因为今年是同城待遇,所以这一万二不是您交的学费,是您捐赠给海淀教育了,这相当您这小学没收您的钱,还是义务教育。

  解说:

  按照区教委监察科工作人员的说法,只要是钱没有交到学校,而是交到银行,学校就不算乱收费。而家长自己到银行交钱就算是自愿捐款。

  北京市海淀区教委督导室工作人员:现在各校收费的标准不一样,我记得是一万五千元,择校一万五千元。那你要是本地的就不应该一分钱都不收的。择校是一万五千元。

  记者:这一万五千元是择校的费用?

  北京市海淀区教委督导室工作人员:对。

  记者:但择校费为什么又写个捐资助学款呢?

  北京市海淀区教委督导室工作人员:他不能写择校费吧。

  解说:区教委督导室的工作人员把对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收取的捐资助学款又说成是择校费,其实义务教育阶段的择校费教育部早就命令禁止收取。看来,对部分学校违规收费的情况区教委并不是一无所知。

  记者:像这个钱交到教委以后,你怎么来用于确保改善学校的教学环境呢?

  计景艳:这个教委有具体的一些措施。

  记者:这个跟你们学校之间有比例是吗?

  计景艳:对。

  记者:捐了多少之后教委留多少,然后再返还一部分学校使用?各学校有自己的账户?在教委那儿也有分账户?

  计景艳:这个具体的吧,因为我是管党务的,这个行政的这些具体的事真是对不起,您就得问咱们行政。

  演播室主持人
侯丰:无论是借读费还是捐资助学款,无论是交到学校还是交到银行,不管名目和花样如何变化,实质都是乱收费。这种做法不仅侵犯了孩子们的平等教育权,同时也损害了社会的公平、公正,是国家所严格禁止的。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